关于生命信仰的散文两篇---梦语,远客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梦语世界】

近期,几乎每逢入睡,便会入梦。梦中世界斑斓五彩,但是于我,却总是噩梦联翩。我仍然觉得有回味的必要。每逢入梦,每逢又醒,才真正对比了虚幻和真实的世界,我在其中穿梭。相比之下,对于梦的世界,我每每还是很怀念的。那过于虚幻的境界,让我能稍缓在现实中的狼狈跋涉。无论美梦或噩梦,于我都是有很多启发在其中。心理学上将梦视为人心理的主观映射,宗教学上视个别梦境为神的启示(不同宗教间对梦也有不同的解释,我却是不得而知)。无论如何,它们构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也预示了一些即将发生的有趣的故事。

我是一个擅长做梦的人。擅长并不等于我的生理出现问题,擅长也并不等于来自彼岸世界的特殊怜爱。擅长只是我自己的意思,事实上,梦对于众生都是如此。近期的噩梦让我也为之感慨。人类的大脑思维确实充满太多的不可思议,这个世界弥漫了太多的现实与神秘。

有一晚,几乎是一个整体的夜,我都未曾醒来。梦中见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空中高悬着一条巨蟒!那蟒蛇果然够大、够壮,比泰坦尼克号略小一点。牠凌空地悬在半空,似乎想要向我挑衅。我傻子一样站在下面,瞬间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又瞬间,巨蟒的尾部开始一点点脱落,血腥的肉渐渐腐烂,发散出恶臭的味道。有一阵风吹来,巨蟒开始在空中张牙舞爪。这样的情景断断续续,醒来之后,我便一直沉浸在那种奇特的境界里,似乎恍惚间进入了神话小说,恍惚间现实世界被彻底瓦解了似的。

我还呆呆地坐在床上,魂不守舍。我想象着梦中的巨蟒,牠的结局是什么?这梦会预示着什么?我并不畏惧。只是好奇促使我必须要明白一些问题。母亲从厨房来到卧室,她看到我的狼狈样。因为最近我的抑郁状态,母亲的心总是在操劳着。从我异样的眼神中,她看到我内在的恐慌,我于是将那巨蟒的梦境告诉母亲。母亲大惊。却依旧被母爱充溢着。她是基督徒,出于信仰的本能,她便为我在上帝面前祈祷。我非常喜欢母亲祷告的氛围,她的言辞如此恳切,滤尽了一切俗世的缠绕或纷争,让个体的心灵世界渐趋安宁。我也终于有一些释然,想想无论何梦,都不必要太在意。即便噩梦,因为信仰,我们的心灵也必定不受干扰。信仰的魅力将我们恰切地放置在彼岸与此岸的交汇处,让我们的灵魂开始结束理性的流浪,转而进入永恒。

还有许多梦境充斥着我最近的生活。我觉得很有意思,我似乎成了动物园的饲养员,为什么在梦中总是屡次和动物们打交道呢?接下来的几回,我连续梦见过野狼,我以为自己是狼孩子,牠想要伤害我,但是我却最终幸免于难;还梦见过狮子老虎之类……牠们在近期,似乎都成为了我的敌人,在梦中千方百计要残害我。我却屡屡小命得保,不是被农夫救起,就是那豺狼虎豹中途打了退堂鼓。

我很幸运。幸运是因为我有成为低级的可能。梦醒之后,几分钟的恐慌,漫长的回味。我看到自己完好无缺,看到窗外的风景依然宁静着。世界并没有毁灭,一切都还很好。噩梦是瞬间的,是暂时性的逗留。生命在某一个困顿的时刻,有一些较为灰暗的风景掠过,掠过之后,却依旧海阔天空。

如此,看待我生命中遭遇或残留的一切,便都是一种风景了。

【远客】

大舅和表弟从家乡来了。见到他们的一瞬间,我觉得已经很久没有与亲人见面,恍惚间隔了几个世纪。自从六年前外婆去世,我再没有回去。大舅全家居住在一个僻远的小乡村,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那边度过。情感更加亲密。大舅此次到来,是为了给表弟看病。91年出生的表弟检查出来有乙肝倾向,这让大舅茶饭不思,人也日益消瘦。他有三个孩子,表哥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进入清华攻读MBA,表弟是最小的,也更为疼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困境,他陷入漫长的痛苦和迷茫。数月前,便一直来电征求我们的意见。想象不出,他们是怎样度过一个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近七年未曾见面,大舅苍老了许多,表弟看起来也消瘦,似乎走路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在这突发的苦难面前,大舅显得沉默而无奈。表哥的进取似乎能稍缓他内心的不安。作为父亲,最基本的希望是有一个健全美满的家庭,子女安顺,身心健康,这也许是最为朴实的祝福。

大舅与我在客厅聊天。我希望用各种方式舒缓他内心的焦虑。他的眼睛里有一些泪光。谈到表弟,他说:

“亚明昨天去村口给我买烟,回来说,‘爸,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买烟’”。

他陷入更深的痛苦。望着窗外,秋天的树叶开始泛黄。也许,这是一句无意中的话,但是心灵感应一般的,让他久久难以释怀。

我告诉大舅:“您一定要乐观一些,亚明的话并不代表什么,也许只是一种亲情的依靠。您在他面前一定要乐观,如果您自身都如此悲观绝望,无形中会给孩子造成很多心理负担。”

大舅点点头。他一直都处在某种沉思状态。他对真实的乙肝病症并不了解,表弟之前在医院就诊,只是病毒携带者,远远没有乙肝这样可怕,即便是乙肝,发现及时治疗,也完全可以康复。或许,大舅想到了更深远的问题。在偏僻的乡村,患了乙肝就等于自我封闭,会处处遭受他人的歧视和不理解。表弟的学习、生活、以及未来的工作、婚姻等问题,都会受到影响。我思之再三,认为大舅应当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我说:“您一定要鼓励亚明战胜病魔。首先您必须调节自己的心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为了将来,为了幸福,一定要同心战胜疾病和阴影。圣经有一句话这样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再没有比喜乐会使人的心灵更有力量。每一个人都会有生老病死的痛苦,每一个家庭都有不为人知的困境,但是很多比我们处境更艰难的人,依旧可以微笑面对人生,坦然接受生命中的每一次风波。张海迪的故事鼓舞了很多身处苦难的人,海伦凯勒的信念成为许多人的生命支柱。所以,您应当感恩,毕竟,表哥是您的骄傲。”

我希望用各种事例来帮助大舅坚强地面对苦难。这些道理他也许都明白,但是回望现实,又不得不沮丧地四处张望。我在数年前经受了同样的苦难,但并非乙肝之类的病症,我很乐意将其看作我的生命困惑,由此而引发出漫长的身心折磨。对于身处困境的大舅,我自然能够理解他的无所依从。我向他讲述了我的幸运,是因为我一切的生命困惑伴随着成长,都在渐渐得到解答。对于苦难,对于生命中难以承受的遭遇,似乎有了更稳固的心灵支撑。这一切,都来自于对上帝的信仰。如同林语堂先生所说:“耶稣的世界和任何国家的圣人、哲学家,及一切学者比较起来,是阳光之下的世界。”那种对十字架苦难的承担,对人生际遇的潇洒回望,对光明理想世界的无限憧憬,让每一个个体都能为之兴奋。

大舅看起来释然许多。面容上流露出微笑的神采。他不曾放弃,也不曾豪言壮语向众人表露,更多的,是隐藏的一种内敛。年过五旬的大舅虽有此困境,然而在沉默的内心之下,他一定会渐渐确立自己的生命支柱。有此依托,无论前方是何种际遇,都能够安然无惧的面对。

【作者简介】罗博学:1986年出生,旷野呼声作者,基督徒作家,来自西安。先后在海内外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100余篇。如北美的《海外校园》、《国际日报》、《中信》,《东西方》、加拿大的《真理报》、以及大陆《西北电力报》、《青年文摘》、《家园》、《华夏散文精选》、《芥菜籽》、《信仰之旅》等刊物,并常见于“人民网”、“信仰之门”、“一五一十”、“旷野呼声”、“爱思想”等思想文化网站,在“中国学术论坛”、“影响力网站”开辟个人专栏。现为华人基督徒文学艺术者协会会员、网站编辑、《OC爱梦想》执行编辑。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今天

2015-5-2 15:41:00

神仆文集

天父的爱是天地间至深的爱

2015-5-3 13:36: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