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在近旁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

 (一)
终于有一天 , 我们面临被太阳隔化的危险,
终于有一天 , 只能走近大海企望庇护。

俯向海洋的脸 , 渴望着水的浸没。
爱, 犹如天边沉默的山峦。浸透苦涩 ?
云朵翻卷的海洋有时宛若深紫色的菊花 , 硕大而沉默
地开放着,
在我们灵魂斑驳的大地上;在被阳光涂染而呈现光亮的
地方——永恒地关注你——

远离水域的城市。
空荡荡的街巷躺卧在怀里, 紧闭的门窗都虚伪而脆弱。
只有那裸露的, 为生命自豪的人,
才敢于等待星光。等待星光从毁灭中诞生, 磷火般在寂
静的黑暗中——自言自语。


 (二)
黯淡的天空, 是情人无言的脊背。
在心颤的一瞬 完成绽放。呈现金黄的芯蕾,
向往而难以触摸!
一杯酒。一支烟。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多少美妙的过程多少心灵的悸动从身边经过……
我们忽略了它们,
以致孤独沉重的十字架——背负于心灵。
——)…)—!

被海浪不断亲吻的礁石长满黛绿色的岩螺,
每当咸涩的水泛着细沫漫过,便有柔软的生命探出。
它们对于天空的感觉是否总是很新鲜?
忆恋的谷地, 山芦花重又开放。
四月静悄悄地生,又静悄悄地死。

在这串明净的日子里,
诞生于海边的人呀, 谁能理解我的无言? 谁能知道故乡
抽芽的枝条给我怎样的痛楚与幸福?!
飘泊的人感觉着身边滑过的风和鱼 , 以及月亮银灰色的光芒,
却被剥夺了作为一块土地的感受。
( 一块普普通通的土地;一块供给绿色生命发芽的土地,
 一块在阴暗雨雪中安泰自若的土地〉
我羡慕那诞生你的人!!


(三)
多么大的一场雨呀!
是否是上帝决心使人类重新变为鱼, 重新获得
游动的欢悦, 重新悬浮在可感的水里
思念海洋… ...
水流沉重地向我垂下头颅, 仿佛祖父耕地中的麦子,
感动于太阳浓烈的爱意。
不知道是否还能奉献出金黄?
为了一张场院中毫无光泽的木制小凳 ,
进入危险的假眠——

海洋的体液摩擦着棕色的皮肤,
从上。从下。从左。从右。从身体四肢的每个缝隙
真切地流过。
信念的深处因此而遭触动, 渴望一个深长的亲吻,
传递大自然全部的气息。
大雨的山上, 还记得吗? 那一瞬的冰凉从梦中惊醒。
接受真实的鸟鸣, 清晰地回荡——


(四)

海洋无限温柔地远离着我……
潮湿的海岸上一朵朵黑色的脚印,或开或闭。
无数细小的蟹洞旁, 比米粒略大的沙球扩散密布,
那种神秘的类似蛛网的图案,给你一份喜悦。
独守蟹洞,等待细足的幼蟹机警地爬出。屏住呼息,
仿佛是静候那难忘的情意,由记忆最深处渗透出来。
它漫溢成回荡的海风, 在沙砾上波动。

月色清明。我们筑砂为堤——
以拒绝的形式表现祈望。而海洋是否愿意来淹没我?
红珊瑚上,我们的初识是否仍完好如初?
那些白色的痕迹难道能证明潮沙?L
祭海的日子,焚香而祷——祈愿,穿逾茫茫的海空,
抵达昼夜之外的苍穹。


(五)
海平面上 ,
夜航的渔舟仿佛一匹黑色骏马,在你预料之外,骄傲地伫立 !
它——使你怀疑自己。
那银色的嘶呜闪亮而锋利,踏着苦涩的海水奇异地旋舞。
镶缀宝石的马靴为激烈的鼓点催动,
以神经质的动作细腻地表达深情。

无数个瞬间,定格总难释译……
唯有狡黠地回眸,如同一只伸过来的手,具有着让你无限
遗憾的魅力。
真的不需要什么吗?
不需要一片乌云吗?
我们在寒光中破裂,最洁净的残片放入宝瓶,漂流于海洋。
对陆地的渴望因海浪而沉浮,对选择的恐惧放弃了
命运的执掌?!

噢, 海的女人一一非凡的人鱼
难道我要如你般化为飞沫?
随着咸涩的潮涌,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沙地是否依旧平阔? 依旧反射着青白的月色?


(六)
再给我一杯酒吧 !
不需要迷离的灯光送它入肠,不需要一支香烟冬鸟般
战战就兢。
海边的树惆怅地背过身去,仿佛就要逃离。
逃避无情震憾的海涛,亦或是逃避心灵中呼唤的回声?

夜。——
无所顾忌地擦亮声音,断翼残羽般呈现在墙壁上。
苍白,无限延伸——
使我对裸露恢复恐惧!

当一切爱恋都被剥夺了付出的权力,
还有哪种可能会在明天灿烂地萌现?
我是否还能相信?
海深处,有一片繁茂的水草,它将掩蔽沉溺的岁月,
就象陆地上的森林,时刻等待着宽容我们迷失的身躯。
让你的手臂出现吧!
在此时。在冬日的夜晚。在遥远的峰顶,
升起来 !
带着闪烁的光环,给我一种召唤的错觉……


(七)
每一秒钟,我们都与世界奇异地相逢;
每一秒钟,我们都与自然完美地交合。
因为一颗沙砾。因为一片叶子。因为一粒虫卵。
因为一小块无可奈何的帆影……
我们的某一截生命便风一般游走着,穿旋于大大小小的
黑洞,发出不属于我们的声音。

是否, 音乐就这样产生 ?
为了吮吸世界?还是为了抽空自身?
如果生命可以象天空或水域一样充满诱惑的空白
那么,就让这张失去光芒的脸。
躲在棕榈树的影子里吧,透过情人般依偎的灌木丛,
去聆听月亮的歌吟。
那沙哑的噪音回旋于坍塌的歌剧院中。热情又凄凉。
后台残破的楼板上,音符们结起稀疏的蛛网,
企图要填充空旷的寂静。 E
褴褛的,饰着金色长穗的紫红帷幕,再也无法遮庇心灵。
人生失去了换场的机会 ?!


(八)
那支黑笔的步伐是我所无法跟随的。
晒干的鱼闪着铝片般的鳞光,被遗弃在一个个空白
的格子里 ,
一根吹不出声音的笛子,失去了翔游的梦想。
诗魂弹痕累累地躺下,血已流尽
好似一片退潮后的沙滩,忧郁而空旷——

男性坚实的脊背重新变得沉重,痛苦从欢乐中沉积。
融成一滩液体,随即升腾为云。
( 一片黛紫色的云〉
从桔红的光辉眩目的天空上,沉着地缓缓飘过。
东去——东去——

这是海洋的黄昏。
信念象支挺立的椰树,一动不动,领略海空的寒冷。
是什么力量使我们保持倾听?
是什么力量使我们坚信——生的位置永远在旗帜之下;
永远在飘扬的旗帜之下;永远在直立的旗帜之下?!
永远是一份趋近的感觉,向你——向我——向他——
传递爱的希望。


(九)
如果你还信任并渴望喉管中发出声音,
呼唤便破土抽芽,绽吐清馨。
那蓝色的海鸟之卵寂静地存在着,仿佛一生梦想的凝冻
此时 , 海洋正在苏醒……
抖动浑身的羽毛相互亲近,
沙地失血的面容欢欣呈现, 产后的母亲微笑地默念着
另一个生命的诞生。

为此,我们感谢上苍——
当两只燕雀飞临屋檐下的窗枝,当一头老水牛踱过门前
的古槐 , 当浪迹天涯的人面对归帆……
感谢上苍赋予了感知自己与对方的权力。
( 纵然我们被剥夺了语言,甚至包括一瞬的凝视)

在心灵的旷野上 ,
两头美丽而惊慌的幼鹿,
顶着巨大沉重的桂冠,怀着逃避的心情,
缓缓趋近……因水中的倒影生发疑虑。蓝色的野花浸没裸踝。
是否真的承认——我们是同类?
那柠檬一样鲜艳的命运,躲藏于沙地边缘的荆棘丛
含着神秘的笑意
凝视你……


(十)
我醒着 !
梦着高高的椰树,上面悬挂淡红的果实,其中一颗光洁而沉重。
不知是什么欲念使它突然坠落,
在现实与理想的交合之前,
选择了背叛!现在,它就在我双足的近旁。
(深陷于白色的沙土,露出的那一半睁着眼睛。)

目光茫然地穿越我——
仿佛温柔的三亚湾上空飘过的白云,闪烁的云影从颤抖
的琴弦上滑过,
轻盈地飘落于四月温暖的唇间。
是否有人如我一般祈盼 ?
祈盼一双永不垂阔的眸子,使新生成为可能。

醒着。醒着!醒着——
沿高高的椰子树追寻……
当土地离我十分遥远,才发现那巨大的翅膀无法与双臂稼接。
一个穿着红球衣的渔民正在升帆,另一个扭动着柔韧坚实
的腰背,向初升的朝阳撒出渔网。
仿佛是遥远的一诺,在漫长的岁月中缓缓绽放——
是否有一天,梦呓会因它的盛开而被抛弃?
我们将醒于海洋!


(十一)
你是否相信海洋一定会走近你?
从万里之遥,在重视的曙光中呼也深长的叹息。
你的胸腔会因此而发热吗?被鱼类所感动的手臂垂悬左右,
双膝一往深情……
还没见过大海,我们就坚信它的存在。
从墙壁的缝隙和泥土的气孔中——
我们探索它! l
被臆想浸泡的身心,海藻般展开。感觉着,贪婪地感觉着。

海边山坡上的苦楝树,消瘦地顶献叶冠,触目傲慢的金黄。
我似乎觉得海洋在拒绝人类的进入?
那游入海的人被它掠夺了灵魂, 成为自己遥远的不可知。
哦,南国密密的橡胶林,你白色的泪滴
何时在海风中得以凝固?
何时留下空洞的眼窝?
向往海洋。向着海洋。向往……


(十二)
如果你不是诗,怎能从辽远给我感知?
一切熟悉的面孔都必定在某处出现。
(灰白的人流无声地西去,仿佛太阳长长的婚纱在
尘土中拖动 )
如果你不是新郎?
那朵红花——那朵没有生命的红色之花——
颜色已陈旧。难道,象征着被岁月洗白的激情?

台风将临。有多少昂扬的人性已占领属于勇者的高地。
我渴望疯狂的海啸——
渴望带着海腥的风雨贯穿我的意志,滋养我的品格。

远离海洋的人 !
请把你们的生命放在我的肩上。
我将承担你们的奢望与痛苦,甚至你们的慵倦与逍遥,
承担那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
因为我有海——有海在近旁。

1992年4月5日 昼夜写于海南三亚

【作者简介】施玮,诗人、作家。六十年代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学习。干过工厂技术员、团干党干、总裁助理、文化公司经理、诗歌编辑、书商等。1996年底移居美国,攻读圣经文学博士。获美国西南三一学院硕士学位。现居洛杉矶,从事写作、编辑、出版、电视栏目主持及文化研究。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灵程指引(8)

2015-8-6 22:28:00

神仆文集

《道歉的五种语言》The Five Languages of Apology

2015-8-7 5:35: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