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爱人如已
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歌中的雅歌

歌中的雅歌

组诗诗选七首
《歌中的雅歌》五首
《歌中雅歌》
——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1、 初熟之祭
我没有所罗门的智慧
你却将我栽在雅歌中
仿佛一颗秋麦
被不经意地抛下
百合花的香气令我惊慌羞愧
你用一瞥回眸安顿我
歌声纷繁的羽翼
撩扰着这一刻的存在
你走向我所不能去的地方
与你的背影越离越远
我被吩咐留在这里
孤独地成长、结出子粒
必须信任你的承诺
信任你去预备我们的婚床
你就这样去了天上,我就这样呆在地下
当土壤碰痛脆弱的根须
我不敢哭泣,更不敢唤你回来
为了那场婚礼
向下扎根,向上生长,拚命地成熟
直到有一天,可以举起新禾召唤你
你我间的语言,在秋收的日子发出声音
沉重、饱满的子粒们,一团团颤动在空中
向天,摇动——摇动——
这是古老的祭礼,哑口千年的情话
在成熟的果实中哭泣。这是歌中的雅歌
天地都在我的歌声中无语
那金色的辉煌是你所喜悦的吗?
也许,你会痴立在收割后的麦地
看着齐齐的麦碴,体会我等待嫁你的艰辛

 2003/7/9

2、垂钓一首歌中之歌
你并不因夏日而躁动
里面的热情宁静地站立
观看我,你所创造的歌中之歌
远处,一阵,一阵,片段的风
卷起叶子和水浪,还有半截断折的栅栏
我不敢动作,生怕碰破一场风暴
岁月中积淀的渴望,沉重喘息
擂响紧绷的肌肤。回音,重重叠叠
你能离开吗?求你离开我
放弃面对,放弃审判,让我远离真实
让爱情息了劳苦,无疾而终
这一刻的祈求仿佛是杯葡萄酒
殷红、迷醉,将明天隔在遥远
不敢预支一份平静的死亡
你似乎在犹豫,目光忧郁地黯下来
四周的森林在一秒中长成。浓黑。幽阴
远古的时光弥漫着致命的香气
为何不肯离去。你的存在让时空稀淡苍白
像一片片谢落的玉兰花瓣
从高高的树顶,缓缓坠下
光耀的面容穿越一切死亡的事物
凝望我——
垂钓一首歌中的雅歌
云,都在奔逃。逃离这场危险的游戏
惧怕你会突然地哭泣,甚或呼嚎
你的声音会把他们吸进去
从此失去影子,失去暧昧的存在
我却无法逃避。面对
一间猎户的棚屋;面对一眼燃旺的炉灶
心跳不止——
 2003/7/9
3、彼此的存在
你的忧郁为何不能成为我的
为何不能直接溶入我的血液
沉淀我轻浮的生活与幻想
让我成为一件被你经验的事实
成为一种温馨的存在。永远
我轻盈的快蹄被你的孤独羁绊
你留住我,却为何不让我进入你
我们彼此不愿拒绝,却又无法合一
各有各的存在,却留恋执手相看
朝霞与暮辉轮番地将我们烹饪
却还是端不出一碗浓浓的辉煌
黑暗中,你我像油和水一样注定分离
相拥着,却各自忍耐孤寂
何时我能消失,仿佛浪尖上的舞者
沉入海底。伸出暗流拥抱你
何时那鱼会游过来,金背红尾
游在我里面,或是吞吃我
让空洞被彼此的灵魂塞满
无法在你的存在以外存在
也无法以孤独伴守你的孤独
渴望你从我里面升起
仿佛耶和华吹在枯骨中的风
死了的日子们,是否能因天国的信息重生
我的爱情是否能为你列队出迎
2003/7/14

4、河边石块中的记忆
河边。一条宽阔的像海一样的河边
我在等待——
抱着双肩,盘腿而坐,搜寻河面与天空
什么是我所等待的?没有一只船
或是鸟,飞过来给我启迪
只是水的深处,有块石头似乎与我认识
在梦中,或在肉身之前与我有关
也许灵魂枕头它酣睡过几个世代
不能走开。不能放弃这最后的询问
我的肉体与灵魂已经关系疏远
那根扯住风筝的线,细得融在风里
思想着石头的颜色、形态
但它还是越来越陌生,并且抽象起来
它的碰撞被水域隔开
无法唤醒我曾经蓬勃的痛楚
河水不安地晃动着,似乎就要晃出河岸
谁从河里走来?扛着那块巨石
它是我吗?
是否有块水迹常出现在卧房的墙上
令我平庸的生活发愣,似乎想醒过来
或者状如南窗外的那朵云
毫无预兆地不断出现又消失
男人把石块放下,立在河岸
他浇油在上面并且祭典。我看着他的手
向天空升起,仿佛一种熟悉的香气
在巨大的玻璃海上,谁的舞鞋
闪电般滑行?产生无声的诗行
一串串绽发着奇香
我从哪里而来?他要向哪里而去?
为何他的举动对于我,像是童话?
为何我的灵魂饥渴着
他祝谢的词句?
那块巨石立着。是墙?是门?
闭起眼睛撞上去,能不能进入记忆

2003/7/14

5、怜悯的法度
热爱你怜悯的法度
热爱看你的手,迅雷般举起
微风般趋近——然后,停下。
泊在离头顶一尺远的地方
似乎怕惊醒无知的欢乐
你将浩宇的广大凝于一点
时光在微微垂下的指尖发热
隆起的指肚仿佛孕妇柔软的腹
超越语言、智慧
和一切理性的记忆
我的灵魂是否孕藏在里面?
在你垂下的,泛红温暖的指肚中
是否如一只蝉蛹,嚼食你的法度
嚼食风雷的性情
和一个父亲孤独难言的疼惜
你的面容随着一道铁轨
退去——靠近。靠近——又退去——
没有一种审判
比你的叹息更让我心惊
你靠近我却不敢触碰我
如鲲鹏临到荷上的一滴露珠
掩饰着心跳,吞咽下澎湃的哭
甚至不敢随意加重呼吸
唯恐震落繁星
唯恐让无知的我忧虑欢宴阑珊
2003/7/15


6、 隐密的喜乐

心灵中隐密的喜乐
在世间之声不能到达的地方
你是我的诗歌,宁静地铺展
覆盖伤痛。让灵魂
如羊羔,躺卧于水草丰美之地

你是天堂流下的美乐,是婚宴的酒
注满我平庸、破损的生命
创世之爱安静地盛在瓦坛中
你是我的梦,是一坛醇香的满足

埋在地的深处。酒香——
远离喧嚣的思想,远离烦杂的意念
在地的深处,被我的根知道、拥抱
醉,由根须向枝叶漫溢
天地都在我的呼息中一同醉了
为我美丽的爱人颠狂

你是我灵魂的伴侣,与我合为一体
没有一种语言可以向我描述你
没有一行文字可以触摸到你
你的血,让人类的笔划消失
使僵硬的诗句流淌,成为朝霞
染亮黑夜。让泪闪出宝石的光芒

当我凝视着你
仿佛凝视着宇宙之核。平安纯净
你敛聚着永恒的喜悦在我面前站立
我失去思想,也失去了表述的欲望
从此,成为一个满足的情人
从此,成为一个苦恼的歌者

无法向这世界传递踊跃的欣喜
无法将微妙的对话记录于人间的纸张
无法用文字邀请一个人,来与我
一同体验你靠近时的光芒
这光芒,让我的世界消失了四壁
长出天使的翅膀,飞出三维时空

你,是我隐密的喜悦
是使我灵魂安静的满足
你若是天山上的那池清泉,我就是
饮你的野马,是投在你怀中的云
哦,我的至爱
你是造物主的微笑,天地都在这微笑之中
万有都被你的呼吸充满

你住在我的里面
让我的生命拥有了永不止息的欣喜


2005/4/25


7、出到城外

让我,随你出到城外
远离墙与门,远离人群聚集之地
让我们离开无聊的争辩、恶意的论断
出到城外。在贫瘠中享受丰盛
任简洁的风梳理梦想的羽翼
哦,让我洗净铅华与风尘
以婴孩的心,自由地进入爱情

城内,天空被巴别塔分割
众多的高塔,人类建造起
自己的荣耀。一群钢筋水泥的碑
一片没有生命的丛林
仿佛一些灰白色的骨骸
不肯回归自出之土。狂妄地立着
嘲笑软弱,嘲笑敏感
嘲笑易痛的爱,嘲笑易伤的良知

分不清是器械的声音?
是畜的声音?还是人的声音?
“高分贝”如一群蜇人的毒蜂
蜇聋了人们的耳,蜇瞎了眼睛
人,长着耳朵如戴饰品
行走于孤寂,没有呼唤与回应

让我随你离开,穿过那道拱门
出到城外——
天空,在我们的头上弥合
花香,在体内鸟一般鸣叫飞翔
可是,你的眼睛为何仍旧在哭?

你在哭城里的人吗?那条大路
那条隔绝了脚掌与大地的水泥路
越修越宽。宽得好象一条
望不到两岸的河
你在哭被它吞没的人吗?

可是我还不能随你哭
还不能为了爱的原故回望那城
它是恶兽,是地狱张开的口
血腥的贪婪急促喘息
渴望将灵魂吸入永远的幽暗

哦,让我暂时将它忘记
忘记自己留在它里面的往昔
我只想做你园中的井
远离杜撰的辉煌,远离叫卖
滋养你园中的植物。或许
有鸟飞来栖息,替我将歌献给你

让我随你,离开世上的城
在你柔软动情的心中,成为一口
封闭的泉。用贞洁将自己
酿成醉你的美酒,使你那为众民
哭泣的心,为万灵倾倒的命
得着一丝甘甜


2005/4/25

【作者简介】施玮,诗人、作家。六十年代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学习。干过工厂技术员、团干党干、总裁助理、文化公司经理、诗歌编辑、书商等。1996年底移居美国,攻读圣经文学博士。获美国西南三一学院硕士学位。现居洛杉矶,从事写作、编辑、出版、电视栏目主持及文化研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祈祷基督网 » 歌中的雅歌
分享到: 更多 (0)

谈经论道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对于你来说,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某个人来说,你就是整个世界。

申请投稿者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