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金牌与不朽冠冕--读奥运冠军埃里克传记《直奔金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奥运金牌与不朽冠冕

--读奥运冠军埃里克传记《直奔金牌》

  石衡潭

北京奥运会比赛在即,奥组委全力以赴,运动员摩拳擦掌,志愿者整装待命,老百姓翘首以待,可是奥运是什么呢?奥运精神又是什么呢?还有比奥运夺冠更崇高的目标吗?还有比奥运精神更伟大的精神吗?这样一些问题恐怕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想或者还没有想明白。而这部奥运冠军埃里克的传记《直奔金牌》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思考这些问题。

埃里克·利迪尔是英国传教士的儿子,在专门为传教士子弟设立的爱尔生学院学习时,他和胞兄罗伯特就表现出了卓越的短跑天赋,他们常常在校园的各种跑步比赛中争相夺冠。爱尔生学院培养了他"遵守比赛规则"的运动精神,不只是表面上正大光明地参加比赛,而且是在比赛中具体地表现出正直、公义、公平和容忍。埃里克一生津津乐道这样一个发生在赛场上的故事:在一场国际的跨栏赛上,一位领先的参赛者撞倒了一个栏架,另一名跑在他后面内圈跑道的运动员本来可以捞个便宜,趁机冲过留下的缺口,但是他却突然转向一边,越过一个栏架,然后再转回内圈跑道。这个运动员虽然没有赢得冠军,却给埃里克和许多观众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埃里克也是这样要求和期许自己。在比赛中,他尽量做到和蔼可亲,关心他人。在橄榄球赛场上,不论胜负如何,他都在赛后与对手亲切握手;在田径比赛中,他给衣着不多的对手递上衣服,给无人搭理的选手带去安慰。这些细小的行为使他赢得许多运动员的尊敬。

在激烈竞技的赛场上,他更表现出了顽强与坚忍。在"三国国际竞赛"的400米比赛中,英格兰选手季理斯撞倒了埃里克,这使得他落后其他选手足足18米,得到裁判员继续比赛的示意后,他奋力追奔,不断缩短与领先选手之间的距离,在最后40米的时候,他像脱缰的野马一般仰头狂奔,终于比季理斯领先两米冲刺终点线。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幕令在场的所有观众惊叹不已,终身难忘。在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的400米比赛中,埃里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路狂奔,领先世界纪录创造者费奇5米冲过终点线,创造了47秒6的世界纪录,获得了冠军。在这届奥运会上,他还获得了200米的铜牌。

埃里克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冠军,他也有着无与伦比的运动天赋,但是他却没有把赛跑当作人生的一切,更没有把它当作奋斗的最高目标。当比赛与他的信仰原则相冲突的时候,他宁可放弃比赛,也不愿损害信仰。他本来的长项是在100米,他完全具有夺冠的实力,甚至是当时夺冠呼声最高的选手,可是因为比赛安排在星期天--这个应当敬拜上帝和安息在上帝面前的日子,他就毅然放弃了比赛,他还因同样的原因放弃了4×100米和4×400米的接力赛,使英国队未能夺冠。在做出这一重大选择的时候,他不是傲慢地说"我拒绝!",也不是顽固地说"我不愿意!",而是诚心诚意地说:"我不能!"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个人荣誉也好,国家荣誉也罢,都不能置于神圣的信仰之上。为了信仰的缘故,他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放弃那唾手可得的金牌。

埃里克这样做,并非一种贸然的决定,而是他长期持守的信仰使然。他每天都坚持读经、祷告,与上帝亲近;就是在繁忙比赛的间隙,他也到处讲道、传福音,他要通过在田径赛场上的出色表现来见证上帝的荣耀,也用上帝所赐予的能力来承担上帝托付的更大责任。在他的运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加入汤普逊团契,成为一名年轻的布道家。"他们两个人对这世代的青年人所发出的挑战,足以呼召人们立誓忠诚于耶稣基督,并投注自己的一切来服侍上帝的国度。"在夺得举世瞩目的奥运冠军之后,处于巅峰状态的他还毅然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献身于去中国的宣教事业。

1925年,他离开了鲜花与掌声、舒适与安宁,来到了当时贫穷落后、动乱不已的中国。他在天津新学书院担任科学课的一名普通教师,带领学生晨祷,做主日学老师,还做巡回布道以及许许多多的琐事,包括接待来往人员、帮中国人找工作等。事无巨细,他都任劳任怨,不予推辞。在事奉中,他也认识了加拿大宣教士麦肯齐的女儿芙萝,后来,芙萝成为了他的妻子和志同道合的同工。1930年,埃里克正式加入伦敦会,成为一名宣教士;1932年,他在苏格兰被按立为牧师,并很快回中国继续开展事工。埃里克夫妇对学生、朋友充满爱心,他们的家门总是向这些人敞开,学生们也常常来到他家居住。1937年11月,在抗日战争中的危急关头,埃里克、罗伯特兄弟毅然前往战火中的萧张县,支援在那里孤军奋战的宣教士罗兰兹。他们与乡下的老百姓休戚与共,也把福音带给这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正是当地教会的复兴,才使得这个地方变得生气蓬勃。""那天晚上,仅一公里之遥,密集的枪弹声朝挖掘公路之人的方向发射,但在壑丘(译音)这个地方,我们还是聚在一起祷告、赞美、感恩,思考如何贡献一己之力来营造更美的世界。这对新人的新婚之夜是在枪炮声中度过的,但他们的心中有爱和喜乐。"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后,日本向英美宣战,宣教士们的日子更加艰难了,埃里克所在的天津新学书院被关闭,宣教士的工作被迫停止,埃里克便利用这段时间写作,他于1942年初出版了《每日祷告手册》(prayers for Daily Use),后来又撰写了《门徒训练手册》(Descipleship)。1943年,埃里克与许多英美侨民被关进了潍坊集中营。即使在集中营中,他也坚持读经、祷告、赞美、讲道;他的祷告不只是为自己和同胞,也为那些看守他们的士兵;他乐观的精神给集中营中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带来勇气与欢乐。在1944年10月25日给家人的信中他写到:"冬天的比赛,孩子们的晚间俱乐部,宗教活动。一直在忙,记念你们每个人,在这特别的晚上献上我特别的爱。"1945年2月21日,埃里克在集中营中因脑瘤猝然去世。

这本书不仅叙述了埃里克个人的故事,还真实地描述了宣教士生活的艰难,特别写到了他们常常不得不忍受的与亲人的离别之苦。埃里克与罗伯特的青少年时期在苏格兰度过,而他们的父母却在中国的宣教工场劳碌奔波;他们兄弟俩来到中国服侍后,本来他们一家可以团聚了,可不久,他们的父亲又因病不得不回国治疗直至去世。罗伯特、丽雅夫妇来中国宣教时,他们的女儿才7岁,而当他们再次见到女儿时,她已经13岁了。后来,罗伯特因儿子重病,最终不得不选择离开他心所系的中国土地。埃里克生命的最后几年,他的妻子芙萝也带着三个女儿回了加拿大,在埃里克去世两个月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朝思夜想的丈夫已经不在人间……

埃里克是一位苏格兰的奥运冠军,更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他生于中国,他为中国奔走,最后,他也长眠在中国的土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他舍弃奥运冠军的锦绣前程,而选择苦难深重的中国并与这里的人们一同受难。也许,他讲道时经常引用的这些话语可以帮助我们揭开这一谜底:

运动是很美好的事情,而最美妙的一部分,不是取得超人般的成就,而在于它所表现的精神--拿掉那种精神,它就是死的!

圣灵之于基督徒的生命,就像运动精神之于运动,而且更加丰富。

愿主向我吹气,

使我充满爱心,

  使我能爱我主所爱,行主所要我行。

朋友,2008年奥运会就要拉开帷幕了,我们是直奔奥运金牌还是更看重那永恒不朽的冠冕呢?在回答这一问题之前,请思索埃里克那奇特而又平凡的一生。

【作者简介】石衡潭,本站作者。1963年出生于湖南长沙,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美国伯克利大学访问学者,香港第三十届汤清基督教文艺奖得主,超星数字图书馆“名师讲坛”讲员,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从事基督教研究,副研究员。曾经在《世界宗教研究》、《哲学门》、《文化中国》等海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译文和在出版社出版专著共计三百余万字。主要著译有:《电影之于人生》(著作,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获第三十届汤清基督教文艺奖),《电影之于人生二集》(著作,山东画报出版社,2010年),《东风破——论语之另类解读》(著作,山东画报出版,2009年),《自由与创造:别尔嘉耶夫宗教哲学导论》(著作,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光影中的信望爱》(著作,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年),《论语遇上圣经》(著作,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年);《城邦:从古希腊到当代》(译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7年,入选《中华读书报》2007年“图书100佳”,排第十六位),《自由精神哲学》(译著,上海三联出版社,2009)。石衡潭博士所作的“透过电影看人生”、“影视之于人生”与“《论语》《圣经》对读”系列讲座已经在海内外进行三百多场,进入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建道神学院、台湾中央大学、台湾中原大学、美国普世丰盛神学院巴黎分院、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沙巴神学院、金陵神学院、江苏神学院、中国油画院、南方航空公司等著名学府与单位,并受到中国教育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山东电视台、《环球时报》英文版、《天风》杂志、香港良友电台、美国《侨报》、马来西亚《亚洲时报》等海内外媒体的大力报道。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清教徒的默想操练

2016-10-26 20:47:50

神仆文集

主爱无法表白

2016-10-27 20:19:39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