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你的情感(第九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九、理解相互

  “相互依靠”或“相互依赖”是当今一个非常通俗的词,不仅在基督徒的圈子内,就是在非基督徒的圈子里也很普遍。
  在本章中,我将以个人的眼光来分析这个词汇,并与你们分享圣经中有关的真理,也许有助于你们学会分辩并处理有关的问题。

依靠与嗜好

  为了更好的理解“相互依靠”,我们首先必须明白“依靠”,它有可能被认作是对某些行为、某些人或事情的嗜好。
  尽管一谈到嗜好,我们常常只会联想到烟草、酗酒、吸毒,或其他有害的事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人们可以变得对各样的事都产生嗜好,包括对其他的人。还有可能沉溺于焦急、过度的计划、推理、控制、消费和张罗那些或好或坏的事。
  嗜好的问题在于它缺乏平衡。
  正如我们在《彼得前书》5章8节中所看到了,作为信徒,你我都要很好地平衡自己。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敌人,魔鬼象一个饥饿的狮子一样到处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因此这节经文告诉我们要在信心里抵制它。
  我相信过度就是魔鬼的操场。如果我们生命中有一块区域过了头,撒旦会要利用它来攻击我们。
  总的来说,嗜好就是某人认为我感觉他必须拥有的东西,如果没有,他就不能忍受,他会想尽办法去得到它,甚至去做一些不明智的、不合理的事,并触犯了上帝。
  所有的嗜好都与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有关。让我们来仔细看看这个词组究竟有些什么含义。

强烈的占有欲

  依照韦伯词典,“obsession”一词指的是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合情理地占有某样东西的欲望,或者一种强烈地要做某事的冲动、这样的人常常总是在想着或说着一件事,没完没了。他的思想和口舌常常只对准那一件事。
  如果他长久地想着和说着一样事物,他会变得冲动起来,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让我从自己个人的经历中给你们举一个事例。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喜爱冰冻酸乳酪。如果我让自己不断地想着和谈论它,我的心思会完全被它占据,最后被驱赶进了我的小车,然后驾驶四十五分钟,只是为了得到一份三盎司酸乳酪。
  这就是占有欲强烈所导致的冲动行为。它控制着我,我却无法控制它。现在我仍然喜欢冰冻酸乳酪,但这是一种有节制的喜欢。
  我们大都会时不时地做一些不太合情理的事。然而如果我们的生活总是被一些不合情理的行为所充斥,以便满足我们肉体的渴望和冲动,那么我们就有问题了。魔鬼会来干扰我们,竭力让我们相信不能控制我们的想法和渴望,那么,我们就无法从我们的这种不合理的,甚至有害的冲动中释放了。
  强烈的占有欲所导致的冲动行为起始于缺乏自律的头脑与口舌并没有节制。

强烈占有欲的克服

  如果问题来自于头脑和口舌,那么,解决这个问题还得从头脑与口舌入手。
  行走在上帝上好的福分中比我们想象的要简单得多。治愈我们——精神、身体、情感或灵命伤痛的最好办法是,收集一些针对我们特殊的问题和状况的经文,并开始朗读它们,直到启示来到我们的脑海和心中。
  你们还记得怎样补救不被人爱的情感吗?首先你得每天这样让自己确信:“上帝爱我!他爱我!”这同样适用于对付我们任何的痛苦、焦急和沮丧。
  如果我们越来越小心我们思想的变化和我们嘴里所出的话,那么在生活中,我们会有更多的快乐、平安和胜利,也会更加健全。
  嗜好也好像存在于我们精神方面、情感方面,或身体方面的问题一样。这些问题都可以被治愈。依靠圣灵的大能和使用上帝的话语,即使强烈的占有欲也能被制服。

断瘾

  诚然,任何时候,当我们努力去克服一种根深蒂固的嗜好时,总会经历一段断瘾的时期。
  当我决定放弃焦躁、担忧和推测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断瘾时期。每当我停下来,放弃我的心志,开始焦躁起来的时候,我的确感到好一些了——暂时的。然后我便感到比以前更糟糕了,因为我又失败了一次,不得不再重新开始。
  应用于调整情感和精神嗜好的原则同样也适用于调整身体或对化学品的嗜好,比如,嗜烟或酗酒或吸毒等等。为了打破这些具有毁灭性的陋习,一个人得忍耐一段痛苦的断瘾时期,同样,当我们要打破精神和情感的嗜好时,也必须经历一段痛苦和极不舒服的断瘾期。
  当我们嗜好的对象是另一个人或一组人时,事情就更严峻了。

“人,地方和位置”

  “……(你所关心的是什么呢?)你跟从我吧!”——《约翰福音》21:22
  在我们说:“相互依赖”这个词很长一段时间以前,我曾以“人、地方和位置”为题就依赖和嗜好有过一次讲道。
  我那次讲道是因为那段时期我经历了一件特殊的事,我不得不去面对,所以我想也许其他的人也有同样的经历。
  在教会里,我一直站在一块对他人负责的地方,拥有一个重要的位置。那是一块我想呆的地方,是一个我想占据的位置,是一群我想与之有交往的人。唯一的问题是,上帝叫我消除所有这些动机并离开那个地方,看看他下面为我预备了什么。我那时一点儿也不明白为什么顺服上帝要经历一段如此艰难的时光。
  现在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我原本依赖的是那些人,那块地方和那个位置。我的价值是由所有这些事物决定的。我的安全感、尊严和成就都来自于与我相处的人,我所处的位置和我所做的事。上帝让我把所有的这些都抛在一边,使它们无常可藏,然后重新开始。
  当然,这里还有上帝的应许,正如上帝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对他说:“如果你遵循我的道,做我吩咐的事,那么我会让你们居住的地方向东南西北各个方向延伸,我会祝福你,使你成为别人的祝福…。”
  然而,正如亚伯拉罕一样,为了享受上帝所应许的福分,我不得不放弃我自以为是的快乐和安全,在并不知道我会去望哪里,或者当我到达那里还要等待什么的情况下,我就得出发了。
  我以前没有意识到我是有嗜好的。我的嗜好是我所依赖的那些人们和那个地方以及那个位置。因此,在后来的整整一年当中,我没有顺服上帝的呼召。
  正如我们所了解的,有嗜好的人将会尝试所能得到的然后办法来满足他的热望,甚至达到行出不明智和不合理,且违背上帝旨意的事来。这就是我那时的所作所为,尽管我没有完全意识到,但却是事实。

对人的依赖

  “耶和华如此说:‘依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因他必象沙漠的杜松,不见福乐来到,却要住旷野干旱之处,无人居住的碱地。’”——《耶利米书》17:5-6
  如果你的魂感到干燥、疲乏和焦急,那么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你过多地依赖自己的血气,而没有足够地依赖上帝自己。
  以我自己为例吧,当上帝叫我将我所依赖的人、地点和位置统统抛开,只顺服他自己的时候,我不得不将我所依赖的对象转移到上帝身上。我不得不认识到,不论他们有多好,我们有多么尊敬他们,但信心建立在人身上是被放错了。

对上帝的依赖

  “依靠耶和华,以耶和华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他必象树栽在水旁,在河边扎根;炎热来到,并不惧怕,叶子仍必青翠;在干旱之年毫无挂虑,而且结果不止。”——《耶利米书》17:7-8
  在《腓利比书》3章3节中,使徒保罗告诉我们不要将信心建立在肉体上。我们的信心是在上帝里面的,而且只可能在于上帝。他是不可动摇的永恒的磐石。他是永远不会离开或放弃或失信于我们的。
  在我个人的生活中,我也曾经历了不得不将对人的依赖转移到对上帝的依赖的过程。
  我爱我的丈夫,而且我们的关系非常和谐。曾有一段时间,我开始想:“噢,如果大卫死了,我该怎么办?他对我这么好,在这么多方面都对我有帮助。如果他不能与我在一起了,我该怎么办呢?”
  我越想越觉得不安和害怕。因此主不得不来对付它了。他对我说:“如果大卫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办。你还将继续你现在所做的事,因为它不是大卫支持你干起来的,是我!”能得到各种人的支持是非常美妙的,然而,我们必须在上帝的里面且只在他的里面站稳脚跟。
  这就是耶稣所做的。

以耶稣为榜样

  “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约翰福音》2:24-25
  我们的榜样耶稣是不信任人的,因为他知道人的本性,尽管他和人们建立团契,特别是和他的门徒。他与他们同吃同喝,同兴同哭。他不向他们隐藏自己的心事,与他们分享发自内心的所思。他们是他的朋友,他关心他们。但是他不把自己的信心建立在他们身上。
  我想这就意味着他没有变得依赖他们。他并没有将自己完全地向他们敞开。他也没有让自己进入一种感到没有他们不可的地带。他有目的地让自己出于一种首先依靠上帝和只依靠上帝的位置。
  主在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人要能平衡自己。我们必须爱我们的弟兄姐妹,并与他们保持友好的关系。我们必须每日与他人打交道。然而我们决不能错误地认为可以完全地信任他们。
  世上没有一人从未失信于我们,或从未让我们失望或从未伤害我们!这样的人不存在于这个星球上!
  这不是对我们的配偶或家人或朋友的一种论断。这只不过是对人类本性的一个准确估价。我们人类没有能力完全值得信任,也不可能绝对做到十全十美。
  不要对别人施加压力,期望他们从不失信于你,或伤害你。
  当雅各告诉我们:“原来我们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雅各书》3:2)。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医治者的原因——那位既了解我们又知道我们将要经历的事的人,因为他也经历了我们所有的感觉、情感、压力的诱惑,却没有和我们一样陷入罪中。
  (《希伯来书》4:15)

保持适当的平衡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
  在这一节经文中,使徒保罗清楚地表达了他不会夸口任何事或人,因为就他而论,世界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他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
  我认为他的意思是他能将所有的事——包括人、和位置——放在生活中恰当的平衡点上。他也不以任何人或事来取代给他平安、喜乐与得胜的主。
  如果我们在生活中不能小心地保持一种恰当的平衡,那么我们有可能染上嗜好,甚至有强烈的占有欲,会被撒旦加以利用成为摧毁我们以及我们的事奉基督的能力。
  如果我们感到不得不每天晚上吃酸乳酪,或者每天逛商店,或者让一些夸奖我的人一直围绕着我,那么这些就会渐渐成为我的嗜好了。我依赖他们带给我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事实上,我盼望这个世界能给予我的东西只有上帝才能给予我

向世界死,向基督活

  “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就这个世界而言),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书》3:3-2
  如果我们以人或事物为嗜好并依赖它们,那么魔鬼就会通过这些嗜好带给我们各样的痛苦。这就是我们只能把眼目集中在耶稣身上,而不是这地上的事物的原因,正如保罗在这里的经文中所告诉我们的。象保罗一样,我们已经“向世界死了”——对我们来说,它是死的。我们不要向它而是向主寻求帮助。
  有一次,当我在聚会中为人们按手祷告的时候,看到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士象一个胎儿似的蜷在地上。她在哭喊:“妈妈,我需要你!爸爸,我需要你!”
  开始我有点犹豫,因为我不是一个心理学家——我没有受过心理学方面的训练,所以还没有足够高的水平来处理事情。
  但是,她随后又哭喊着:“妈妈,不要让爸爸那样做!”我渐渐明白了她正回到了童年的一段时光,那时她也许被她的父亲在身体或性方面污辱了。她的母亲一定知道这件事,但却未采取任何办法来帮助她。她的父母有可能双双拒绝和扩充了她,因为从那时开始,她一直都在受着伤害。
  她持续这样呼喊着:“妈妈,我需要你!爸爸,我需要你!”
  最后,我不得不尽力来目睹这一切。我开始告诉她:“你不需要你的妈妈和你的爸爸了!你已经得到了你所需要的!那就是耶稣!不要为你得不到的东西而呼叫!抓紧你所拥有的!”
  我不断对她这样说,直到忽然间圣灵给了她一个突破。她开始说:“我不需要我的妈妈和我的爸爸了!我已得到了我所需要的!我已经有了耶稣!”
  我服事了她一会儿,然后让另外一些人陪着她,而我则继续为其他的人祷告。当我大约三十至四十五分钟之后又回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能完全控制自己和自己的情感了。
  只要我们认为自己不得不要拥有一些人或物,我们在精神和情感上就决不可能完整和健康。有了这些也许会很好,就像这个妇人有父有母本来会是一件好事一样。然而,除了上帝,没有什么人或物是我们非依赖不可的!
  在生活中我们必须保持对主的依赖,而不是对任何人或事的依赖。

只依靠主

  我们需要且只需要依靠上帝自己,而不是我们所想象的能使我们保持快乐的“上帝”以及任何的人和事。
  过去我常常以为,除非我的事奉有了长进,否则,我是不会快乐的。但是在我的意识到即使它没有长进,我也能比以前快乐,它就是长进了。
  那时主告诉我:“除了我自己,那一切使你以为快乐的基础都会被魔鬼利用来攻击你。”有人为我把这句话刻到一块金属板上,我把它放在我的卧室里,因此当我早晨睁开眼时就能看见它。我想牢牢地将它刻在我的心板上,以致我不再依赖任何人或事,不再用它们替代我对主的依赖。
  有时在我的日常祷告中我这样说:“父啊,有一些我想得到的东西,但我不想为它失去平衡,或者因这些而走在了你的前面。如果这是你的旨意,我就会拥有它。但如果不是你的意愿,那么我会因没有它而快乐,因为我需要把你放在我生命中的第一位。”
  我相信如果我们能把事情控制在适当的位置上,在求上帝的同在和上帝的义,那么上帝给予我们的会大大超过我们单单在物质上的寻求。(《马太福音》6章33节)。

对赞同的嗜好

  “虽然如此,官长中却有好些信他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这是因他们爱人的荣耀,对于爱神的荣耀。”——《约翰福音》12:42-43
  很多人决不会接受上帝为他们预备的最好的礼物,因为他们更喜欢得到人的赞同。即使他们知道上帝对他们的意愿,他们也没有行走在其中,因为他们害怕朋友们不能理解和赞同他们。
  的确,在生活中,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接纳上帝的动机和方法。
  当我开始跟随上帝的旨意时,我几乎完全被孤立起来。独自一人承受别人的反对是很艰难的。在这一段时间,我懂得了别人的意见并不关键,重要的是上帝的想法是怎样的。
  在《加拉太书》1章10节中,保罗写道:“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
  不要依赖他人的赞同。听从你的心。按照上帝告诉你的去做,并且在他的里面,只在他的里面站稳脚跟。

同嗜的定义

  我们已经了解依赖是对行为、人或物的嗜好,那么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互相依赖的含义。
  《元登大词典》(“The Random House Onabrielged Pictiorary”)对“同嗜”的解释是:“一个人在身体或心理上依赖酒精或赌博,而另一个人则以一种不健康的方式在心理上依赖第一个人的关系。”
  一个与人有同嗜的人指的是与一个被有害的、具摧毁力的东西所吸引、控制和占据的人有着相互依存关系的人。
  例如,当我的丈夫和我刚结婚的时候,我极其容易动怒。有百分之九十的时候,我是冲着某件事情或东西发怒。由于我年少时候所受的污辱,我的内心积压了苦毒和愤怒。如果大卫和主的关系没有带给他安全感,或者他没有活在基督里,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深受我的态度和行为的影响。
  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就有了一种同嗜的关系,因为在我依赖自己情感的同时,他就会依赖于我。
  然而,感谢上帝,这样的事一点儿也未发生。
  我丈夫为我所做的最好的事之一就是拒绝让我惹恼他。
  如果你与一个吸毒、酗酒或者对其他有害的东西有瘾的人建立了关系,而且你渐渐依赖他,并且只有他才能使你快乐,那么你已经成为了一个有同嗜的人。虽然你没有让你自己也对那些左右他或她生活的东西产生嗜好,但你仍然会受这种关系的影响,也渐渐地依赖那有害的东西了。你们就成为了相互依赖的人。
  如果我们在与一个有瘾癖的人建立关系的时候不谨慎,我们就会让这人把他或她的问题传染给我们。
  你是否有一位有嗜好的朋友,并且他(她)的嗜好让你也痛苦不堪?如果这样,你得对这种针对这种状况采取一些行动。
  以我的情况来论吧,我丈夫就不会让他自己过分依赖于我,因为他不会让我把我的问题传给他。例如,当我对他生气,并想和他吵架的时候,他却沉浸在那种独处的和谐与平安里。过去,因为他不会与我争斗,我常常更加不安,以致对他吼道:“你这是怎么了?你简直就不是人!”
  不要让你自己和任何人有这样同嗜的关系。不要使任何人不他们的问题传染给你。不要让人使你痛苦不堪,因为他们自己痛苦不堪。
  如果你有一个家庭,不要让你的配偶或者你的孩子们控制你的情感、偷走你的喜乐。因为你们的决定使他们很痛苦,所以你没有义务要加入他们痛苦的行列。如果有能力,你就帮助他们,但不要落入他们那些没法完全解决的问题或去讨他们的喜欢的陷阱中。
  你根本就做不到!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上帝亲自赋予我们的自由意志。我们每个人都当对自己的幸福负责。如果我们选择了让自己痛苦或不愉快,那么问题就出于我们自身,而不是其他人的过错。同样,其他人因自己的选择多导致的痛苦也不是我们的过错。我们中间没有人能对别人的幸福负责。
  我想,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理解,帮助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向他(她)的嗜好让步。
  我的丈夫一直对我很好。他爱我,并且他也表达了他的爱。只要我愿意,每天他都会与我分享他的爱和喜乐。然而他却一点儿也不会勉强我。我为能与他同平安、同快乐,而感到轻松自在,同时他也因不卷入我的痛苦和气恼为乐。
  不要让他人操纵我们,不要使我们成为他们情感的奴仆非常重要。
  如果是你的配偶发怒、愁苦、恼恨、忧郁,那么问题就是他(她)的,而不是你的了。如果他(她)要自作自受,情愿成天坐在那里,或悲号或咆哮,或痛骂,或抱怨,为自己举行“自怜会”,那么你没有必要参加,也不要让自己迁就这样的事。
  我记得,有一段时期,由于大卫每个周末都要去打高尔夫球,我对他恼恨不已。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来阻止他。然而事与愿违,我越阻止,他玩得越厉害。
  这真令我发疯。
  他却对我说:“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去高尔夫球场呢?”这虽然不是我所想要做的。我希望他和我一起呆在家里,因为我不想去,所以我也不希望他去。但是他还是去了,且玩得很开心,而我却独自在家中,整天为自己忧愁。我过去就有这股谁也拗不过的固执。然而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应为此负完全的责任,而不是大卫。
  尽管我曾依赖某些东西,并以它们为乐,大卫却从未让自己依赖我的快乐。他不会让自己成为我情感嗜好的同嗜者。

恶梦般的控制与操纵

  “我却说:‘我劳碌是徒然,我尽力是虚无虚空;然而我当得的理必在耶和华那里,我的赏赐不在我神那里。”——《以赛亚书》49:4
  你是否想到过,当你要使你周围的人和事都服在你的控制之下时,恶梦就仿佛徒然的劳动和虚无的尽力一般呢?
  如果你的确是这样,那么上帝希望你明白,你能做一个不再这样的决定。你可以决定不再成为一个控制者和操作者。
  同样,如果你已经让自己被别人控制和操纵了,那么,你也可以断然决定,破除生活中的这股力量。
  同嗜不只是靠祷告就能被解决的问题。它还需要被牢笼一方所做的决定极其意志力。
  如果你对诸如烟草、酒精或毒品等不健康的东西产生嗜好的时候,那么你就得努力去克服它了。
  同样,如果你是一个工作狂,或一个消费狂,或一个过度的计划者,或一个焦虑者,你也要这么做。为了打破这些嗜好的循环,你所做的就不止祷告了——你也必须做出承诺,依靠上帝的力量打破它。
  假如,你非常依赖一个对一些有害的东西或行为有瘾的人,那么你必须采取行动。你必须决定不能让这个人的问题使你失去了平衡。
  你怎样才知道自己失去了平衡呢?当你心中没有了平安和喜乐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曾耗费了许多时间,极力想控制身边所有的人和事,为的是保护自己不再受他人的伤害,然而我只是枉费心机。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经历,你必须学会放弃这样的努力,否则,你会和我一样劳碌是枉然,尽力是虚无虚空。
  你需要学会我所学会的,那就是停止自我奋斗,只是将自己交托在上帝的手中,盼望他给你补偿和赏赐。

恐惧

  “爱里没有惧怕;爱即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 ——《约翰一书》4:18
  当一个有同嗜的人在被控制的时候,他会感到完全。当他失去这种控制的时候,他感到脆弱和惧怕,因此他会不安、愤怒和更加防卫。
  如果你就是这样的,那么你必须聚精会神地去领会上帝有多爱你,这完全的爱将赶走惧怕。你不必害怕失去或被伤害,因为上帝的爱护卫着你,并将你完全包融在其中了。

“救主”情结

  “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你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马太福音》7:3-5

  除了恐惧,一个有同嗜的人还常常有一种错误的责任感。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安顿所有的事。他认为不得不照看所有遇见的人,并使他们感到愉快。
  通常的结果是,他感到精疲力竭同时又沮丧不堪,因为他既不可能不把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完美,也不可能使每一个都快乐和满意。
  一个有同嗜的人的确和依靠别人而生活的人一样常常感到内疚。如果你和一个控制你的人生活在一起,而且你尽最大的努力使这人快乐,甚至牺牲自己来满足他(她)的需要和意愿,那么你就是在白费劲儿。
  有的人的确喜欢被虐待。他们已经习惯了被人污辱,以致认为自己命该如此,他们也许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误导致了别人对他们的污辱。因此,为了得到别人的礼遇,他们不断地做一些使那人高兴的事。
  如果你正是以上所描述的同嗜者,那么你就得学会让自己轻松和快乐起来。不要再把所有的事都放在自己的肩上,也不要再努力替每一个人排忧解难。不要把自己当成世界的救主——这样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为人们做一些你力所能及的事吧。
  如果你一直在努力地拯救每一位与你接触的人,那么你是在伤害自己,也在伤害他们。只要你还在为每个人做所有的事,那么你就免不了沮丧和失望,而且他们永远也学不会自食其力。
  不要养成“救世主”的情结。不要篡取耶稣基督的地位。不要个人承担对他人及其问题的责任。首先,你得先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才能处理别人的问题。

同嗜与自卑

  一个与人同嗜的人常常很自卑,也不够成熟。
  成熟的人不会在情感和精神上被自己所犯的每一个错误充噬。他们的生活能保持一种不受干扰的平衡。
  脱离同嗜的根本方法就在于培养一种价值感,而这种价值感与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只有一个非同嗜者才能在基督里独立起来。
  如果你不是一个同嗜者,那么你也不会依赖人、地点和位置。你也不会非要与任何一个人或一组人建立关系,或者为保持你的安全、自信和稳定,占据任何地方或位置。
  如果你脱离了同嗜,那么你就再没有非受每件事和每个人控制的感觉。你会让他们做自己的决定,不必再为替他们承担责任而担忧。你也再不必为没法解决所有的问题和令所有人满意而发愁。
  如果你脱离了同嗜,那么你就能自己站立,并仰望主赐你自我的价值,而不需要听从他人的意见和外部的环境。你也能够抵制被别人控制和操纵了。

信靠上帝

  在我有关同嗜的讲座中,我鼓励人们听从上帝的声音,然后去做他所说的。
  如果主已经把你放在了一个位置上,他定能在他的大能中,以他的恩典覆盖你,并向你显示那面对这种处境的最有智慧的方法,使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处在一个令你难受的,但是别忘了,我们所依靠的是全能的上帝。如果你能继续信任和依靠他,你将看到他引你走向胜利。
  即使你和一个控制、操纵你的人,甚至是一个非信徒生活在一起,也不要泄气。上帝能改变地上最卑鄙和最坚硬的人。他能把最坏的事情转变成他的荣耀。
  如果你陷入了同嗜的处境中,他会教导你怎样跟你的控制者交换。他可能引导你去面对那使你很痛苦的人。如果你害怕选择,他会赐你勇气站立得住。
  他还会赐你智慧不再受那人的虐待和利用。例如,如果你和一个完美主义者生活在一起,他会帮助你不再竭力去做一些超出自我能力的事来博取那人的欢心。
  真正的问题在于,如果你让这样的处境打扰了几年,那么面对那样的人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卫和我的错误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最终他开始正视我,并指出我必须改变。
  这是很不容易的。即使我想改变,且按照我们所明白的主的旨意去做,但没有勇气和决心也是徒劳。
  借助在你里面的圣灵的大能及他的同在,你能做到。靠着对主的顺服;并相信他对你的拯救,你能安然脱离困境。

信心或恐惧?

  “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马书》14:23
  当我们允许别人来控制和操纵我们的时候,也能诚实无伪地说这是出于信心吗?当然不能!我们知道,这种行为是源于恐惧,而不是信心。信心是顺服上帝,然而恐惧却容易被恫吓,并找出很多借口来违背上帝。
  一个完美主义者,一个工作狂,或者一个在性方面堕落的人,和一个有瘾君子一样依赖他的化学物品:烟草、酒精或毒品。如果我们牺牲自己尽力去满足那人的需要,我们就成为了那人的同嗜者。
  假设,我们和一个忧郁的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不谨慎,我们便会成为那人多愁善感的同嗜者。
  我们都愿意同情有病的人。我们肯定会关心他们,善待他们。但是,问题有可能是他们自己不情愿康复。他们只是利用我们的关心和同情,作为一种被大家关注的手段。也许,过去他们被污辱过,所以现在他们尽力从我们这里获取从童年时代就已经失去的东西。
  帮助那些受过伤害的人是对的,然而当他们情感方面的需要开始控制了我们,我们就处于被他们的问题所牵引的危险中,而不再跟随圣灵的引导了。如果我们牺牲自己,不去做感觉应当去做的事,而尽力去满足某人的需要,那么,我们就是在与这个人和他的问题同嗜。
  如果我们自己是这样的情况,却仍在恐惧和忠实的误信而不采取任何措施来改变它,那么我们就变成了同嗜者。你心可以使我们迈出步子,按照上帝放在我们心里感动去说或去做。而恐惧只能使我们顺服地呆在他人的控制和专横之中。
  记住,那些如饥似渴地希望被人注意的人能使用他们情感的脆弱或疾病来控制我们。不知有多少次,我们会听见那些喜欢操纵的人说:“现在我老了,你也不再关心我了,”或者:“你所有的都是我给你的;我给你住、给你吃,还把你放在学校里,现在你就这么离开我,让我一个人呆着吗?”
  在这种处境中人是需要保持平衡的。这平衡来自于我们里面的圣灵,它会引导我们进入每一种处境和环境的真相之中,并在其中发现我们自己,什么时候需要站立得主、决不动摇。
  总要牢记;信心就是顺服上帝,而恐惧容易受激烈的情感的左右。

相互依赖、独立还是依靠上帝?

  有时,我们也许是那种依赖某人或某事的人。而有时,我们也许是那种被人依赖的人。
  我们也许可以独立。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决定不需要任何人——包括上帝。我们可以决定按自己的方法做事,既不让我们依赖别人,又不让别人依赖我们。
  我们还可以相互依赖,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
  最终,只有依靠上帝才是解决所有情感不平衡问题的答案。
  例如,在我年少的时候,我就依赖于利用和污辱我的人。这个靠酗酒和其他方式生活的人完全控制了我的生活,以致我没有一点儿自由。
  当我脱离这种同嗜的关系后,我渐渐变成了一个控制者和操作者,极力使他人成为我的同嗜者,为我的需要而活着。当我刚结婚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因此我的丈夫不得不正视我的问题。
  我的问题就是情感的失衡,缺乏客观的态度。由于我成长的经历,我不能正确地判断事物。我不知道什么是正常,所以我也不知道怎样表现得正常。我没有用常识、智慧和一个信徒里面的神的话语去管理自己的情感。
  例如,如果大卫正在批评我们的孩子,我便会加以干涉,并替他们说话。于是大卫会向我解释,他并不是要虐待他们,只是因为我曾被虐待过,所以我在这样的时候感到难熬。我总想做正确的事,因为我原以为自己能做好。但事实上,有时候我对孩子们的严厉远远胜过大卫,只不过我相信自己而不相信大卫罢了。
  我是一个“控制狂”。我总想控制所有的事,因为除了自己,我谁也不信任。
  上帝不得不教给我的一部分功课就是要信靠他,而不是我的情感。我不得不学会听从自己的直觉,它告诉我大卫不会伤害我和我们的孩子,我和孩子们的生命都可以托付给他。我也不得不学会不依靠自己,或依赖某人,却要依靠上帝。

分离、决定和行动

  克服同嗜,并依靠上帝的首要步骤就是辨明问题所在。
  下面我来举一个事例。
  我曾有一个朋友,她个性很强,脾气暴躁。她跟丈夫之间有许多问题,并且极容易发怒。我容忍她对我的控制与操纵,因为我不想与她产生敌对情绪,那样她会离开我。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需要明辨我的问题了。于是我需要从这个问题中抽身出来。我需要到一个能分析事情的发展,并做出相应决策的地方去。
  这个年轻的女人常常打电话给我,问是否可以来我家跟我谈谈。她一来,就要呆上一整天,将我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我想尽力告诉她有时我需要单独和主在一起,但她一来电话,问我她是否可以过来,我总是说可以。
  尽管我知道她的问话对我不会有多大的益处,但我们仍然因唯恐她的愤怒而忽略上帝对我的旨意。最后,我总是照她所期望的去做,而没有做我想做的,我应该做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她“恢复”。
  自从我意识到应当脱离这种状况以后,我便对她说:“我能几分钟以后再给你回电话吗?我有些事情得处理,过后我再给你挂电话。”然后我会这样祷告:“主啊,你想让我在这方面做点什么呢?你希望我调整自己的计划,以适应这位妇人的要求,还是坚定自己的立场,去做今天打算要做的事呢?”
  当你脱离这种压抑的状况,使你的情绪缓和下来后,你会惊奇地发现,你的常识恢复了,也有了应付的智慧。如果主告诉你去做的事对你来说很难,那么这时你就可以积蓄力量和勇气去做了。
  在这种时候,如果主对我说:“正视这种情形,告诉那位妇人,你需要花时间和我单独在一起。”我求主给我力量这么做,使我不再受她的操纵、控制或恫吓。
  这就是在祷告中与主相会的美妙之处。他总在那里帮助我们去做必须要做的事。无论在生活中面对什么样的问题,我们总能够识别、脱离和决定。最后只剩下行动。
  然而我们必须确定,所采取的行动是正确的。

同嗜康复组织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以弗所书》6:11-13
  今天,到处都能发现很多同嗜康复组织。我想与你们分享一些有关它们的益处及害处。
  首先,许多这类似的活动都与所谓“新时代”有关。他们所引入的概念和实际操作似乎都不符合圣经。
  例如对付愤怒。有的组织教导人们,当一个人要发怒的时候,他必须独自呆在房间里,然后借助一个无生命的东西,如一件家什,把愤怒宣泄出来。据我来看,这并不符合一个基督徒的所作所为。
  我记得有一位姐妹曾与我分享她的一段加入这类组织的经历。她告诉我,她的顾问曾让她拳打一个枕头,用以宣泄她的沮丧和愤怒。我不得不向她指出,我从未见过圣经上有这样的教导。
  我曾在“以美丽代替灰尘”的系列录音带中谈到了怎样用圣经原则处理内心的怒气。其中,我指出了正如《以弗所书》6章11-13节所告诉我们的,我们不是与自己的情感作战,乃是与利用我们情感的属灵的势力作战。
  在KJ版本的圣经中,这几节经文告诉我们,我们不是和属血气的(即我们人类的本性)作站,乃是与执政的、掌权的(即强大和属灵的敌人)作战。然而,我们不能以黑暗与黑暗作对。我相信,抵制和战胜我们貌似强大的、属灵敌人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以属血气的方式给我们的愤怒和沮丧留下破口,而要让自己顺服在我们里面的圣灵。
  另外一位女士也告诉我,她曾在她的教会中参加一个这样的组织。当我听她描述其中一个活动的时候,我意识到,尽管这个组织能给人带来好处,但它却没有以圣经为基础。也有一些其他的活动看起来似乎不错,但它却将圣经原则与属世的方式混淆起来,这是危害所在!
  当我问及这次活动的时候,她回答:“我真的喜欢它,而且也认为它不错。但我仍然有一些顾虑。”她的确说起了圣灵给过她这方面的警告。
  然后她继续说:“我听有些基督徒说过‘如果你有同嗜之类的问题,主会使你得自由。只要相信上帝的话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述说了小时候所遭受的极大污辱,而教会中的这种活动也不能使她的情感问题得到根治。她想知道我对此事的看法。
  我告诉她:“我坚信情感的医治不只是:‘你在基督里已是一个新造的人,因此只管走着瞧吧。’”
  后来我继续向她解释,尽管从合法的角度来讲,我们在基督里已经是新造的人了,但从经历上来讲,我们还得对付生命里深植于过去的坏根所得出的坏果子。
  诚然,上帝的话就是真理,它能使我们得自由也是真理。(《约翰福音》17:17,8:32)但是,我们必须把上帝的话语应用于我们的生命中,才能有长远的果子,这同样是千真万确的。我们不得不让圣灵揭示隐藏在我们心思意念中的,必须被正视,并靠着上帝的话语被对付的事物。
  为了得着自由,我们必须认清,我们将要摆脱的是什么,怎么抵制它,好让它不能再卷土重来。

是上帝还是自己的仆人?

  “我虽是自由的人,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哥林多前书》9:19
  在多年从事情感的医治之后,那干扰我的事物开始出现了。我发现有许多人在搞宗教活动且超出了医治的目的。他们在耶稣基督的教会之外建立了同嗜的宗教。他们标榜自己是同呼吸共命运的一群人,并且建立了一套以他们的状况及其“整治”为基础的信仰和准则。
  问题是,这些人太专注于他们的仪式和规则,以致他们似乎从未得过医治。他们只是不停地在做事。
  如果你是同嗜恢复组织的一员,我不主张你必须退出。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让它成为你全部生活的中心。不要陷入太深,以致你和你生活中的每一个都耗在你的问题上。
  决不要使你的问题成为你的不好的态度或坏行为的借口。
  如果你加入了一个学习班,那么就上好每节课,且完成所有的课程。然后当课程结束的时候,你应当“毕业”了,并重返你的生活。不要把你的余生都集中于某件需要面对和对付的事情上,它会再次甚至永远地笼罩着你。

被神的话语改变

  “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容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哥林多后书》3:18
  同嗜康复组织的另一种危险就是它们把真正的罪标榜为疾病的错误倾向。圣经上没有把嗜好称作疾病,而称作罪。在那里失去平衡是可以接纳的——那是一片因没有自我节制而必须依靠圣灵的帮助才能得到控制的区域。
  嗜好的产生很少是源于化学上的不平衡,或其他身体方面的毛病,这些不是事情的主要方面。如果这扇门打开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宁可认为他们的问题是由于自己无法控制的,从而不愿意为他们的行为负责。
  如果你也被卷入或者受了某种罪的影响,你必须认清这个罪,并向上帝认罪悔改,祈求他的原谅,然后重返你的生活。你没有必要在内疚中度过自己的余生。你完全可以靠着上帝的怜悯和大能得赦免和康复。
  我知道,要破除诸如酗酒、吸毒、性滥交、暴饮暴食、赌博等嗜好是不容易的,但我真的相信无论是从什么问题或什么罪中释放出来,解放的方式都是一样。破除顽梗的嗜好也许需要从爱你的入那里获得特别的支持,或者从圣灵那里得到额外的帮助,然而完全的解救要靠跟随圣灵的带领,拒绝生活在束缚之中。
  如果我们不慎重,便会和后进的人一样替我们的罪找借口。只有愿意深入上帝的话语中,看清自己的真面目,然后允许圣灵去引导他们,从而改变原来的样子。

要行道而不只听道

  “只是你们要去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各书》1:22-25
  如果我们要想从束缚中得自由,无论那束缚是什么,我们必须行道,而不单单是听道。否则我们就是在自己欺哄自己。
  是真理且只有真理才能将我们释放出来。为了使真理在我们的生命里做工,我们必须承担责任。我们不能以借口来为自己的罪和弱点开脱。要做上帝而不是人类本性的忠心的奴仆。要依靠上帝,而不是自我、他人或某些事物。
  那些以圣经原则为基础,且由较成熟的人来领导的有关情感医治的组织的确是有益处的。这些益处包括与那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交通的机会。对于那些受过伤害的人来说,这样的分享和相互的理解是至关重要的。
  当人们与我谈起他们过去所受到的污辱时,他们似乎得到了安慰,因为他们知道我曾和他们一样。他们常常告诉我,当他们得知有人在经历这一切的痛苦和煎熬之后仍能得痊愈时,他们得到了希望。
  集中每周的一段时间来处理人们一些深层的问题也是很好的。这使得人们在身临其境的时候,没有机会在伪装自己。向人做出负责任的解释是很好的,而且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受圣灵牵引的组织给人们提供一种非论断但负责任的探讨空间。
  医治也可以直接来自于圣灵和上帝的话语。它不一定非要通过任何一个代理机构。如果上帝选择使用一个人或一个组织,那是他的选择。分清这是上帝的选择,还是自己不计代价、疯狂地寻求帮助所带来的结果是非常关键的。
  撒旦总在肆机摧毁那些已经受了伤害的人。通常,有情感创伤的人很容易受到欺骗。他们的伤势太重,以致要紧紧抓住任何能帮助他们的人或事物。
  我的话听来也许过与保守了些,然而我宁愿积极地防卫,也不愿意看到人们受骗上当,被带入比已经有问题的处境更糟糕的束缚中去。
  根本而又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上帝是你的帮助者。他是你的医治者。他为你安排了个人救赎计划。首先你要确信那是怎样一个计划,然后再开始一次一步地实现这个计划。
  不要让你受伤的情感左右你在这些事情上的决定。跟随平安,并在智慧之中行走吧!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贝壳讲的故事——国王与乞丐

2015-5-2 11:23:00

神仆文集

梦语诗束(2)

2015-5-2 13:50: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