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你的情感(第六章)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六、与战胜消沉

  我差点儿给这一章题名为“安非他明与巴比妥酸盐。”(安非他明:一种刺激性毒品:巴比妥酸盐;一种镇静剂)事实上,我在底稿上是这样写的,但是我后来改变了主意。我想你可能会认为这一章讲关于吸毒的事情,然而它与毒品没有半点儿牵连。
  在生活中,除了毒品,还有许多令人“上升”与“下降”的东西。撒旦带给我们“下降”,而耶稣则让我们“上升”。这就是本章的中心。

陷入祸坑

  “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他垂听我的呼求。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脚步稳当。”——《诗篇》40章1、2节
  圣经中谈到“祸坑”,正如诗篇中这两节所描述的,常使我想起深深的沮丧。
  大卫王常常谈到这种将要陷入祸坑的感觉。这感觉使他呼求上帝的拯救,以便他的脚立在磐石之,回到平坦之地。我们将在后面看到这一切。象大卫王一样,没有人希望陷入祸坑里,那是很可怕的。我也想不出比它更糟的地方来。身陷其中,本来就感到沮丧,而更糟的是,撒旦会让你回想起许多可怕的事来。
  当我们陷入深深的沮丧时,我们常常感到无力自拔。这时,魔鬼也悄然来到,让我们想起我们曾知道的、说过的或做过的可怕之事来,加重了我们的痛苦。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无力从痛苦和绝望中振作起来,不再给他出难题,更成就不了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呼召。
  面对这样的沦陷,我们必须学会抗争,否则,我们会被魔鬼摆布,听凭灵魂被他折磨。直至完全被他毁灭,不再是基督的见证人。

平坦之地

  “耶和华啊!求你就我脱离我的仇敌,我住你那里藏身。求你指教我遵行你的旨意,因你是我的神;你的灵本为善,求你引我到平坦之地。”——《诗篇》143:9-10
  前一章谈到,如果我们要避免极端消沉,我们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避免极端高涨。我们必须学会平衡自己。当我们的情感过于高涨,我们就不可避免要冷静下来。可是我们往往不会停留在正常情感的水平线上——就象大卫王所说的“平坦之地”——这样,我们会继续下沉,越过正常水平线,陷入深深的消沉里。
  我确信,大卫王在《诗篇》143篇里所说的“平坦之地”并非真正的平坦之地,而是平衡的情感。
  在精神抑郁症患者的治疗中心工作的一位女士曾告诉我,为了帮助这些患者,心理医生们不得不在阻止他们陷入深深沮丧的同时,也防止升到情感的高位——因为乐极生悲。医生们的目标就是尽可能让病人保持情感上的稳定。
  我们已经知道,作为信徒,你我都要尽可能平和度日。我们要避免沉溺于情感当中,不是设法兴奋不已,就是冒险堕入绝望。我们只要行走在主的喜乐,也就是我们定义为存于内心的喜乐当中,就不会坐在情感的山峰上,从一种极端滑向另一种极端。

“巴比妥酸盐”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是我的神。”——《诗篇》43:5
  根据词语索引,“沮丧”一词并未出来在JK版本的圣经中。与其最接近的词就是“忧闷”,正如《诗篇》43篇5节中大卫王问:“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
  然而,即使沮丧本身并没有在圣经中被提到,但圣经中却提到了其他一些与这里所讨论的情感有关的词,例如:绝望、泄气、失望、毁灭、债、疾病、苦恼和分裂等。这些都为撒旦所利用,他想尽力达到使我们沮丧的目的。
  所有这些词语都可以被称为沮丧的先兆。因为我们都不得不堤防它们,所以我一一对它们进行了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它们给我们这些信徒造成的危害。

绝望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捆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哥林多后书》4:8
  什么才是绝望?依照字典,“绝望”作动词的意思是:“被一种无用或失败的感觉所笼罩。”它的名词含义是:“1、对缺少希望的表达。2、摧毁所有希望的事物。”我将其定义为不知所措,或一筹莫展。
  当我们知道要为所面临的处境做点什么,却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我们都会感到困苦不堪。这时,无论我们朝哪个方面张望,似乎都没有出路。
  然而,对信徒来说。任何的困境总有一条出路,因为耶稣告诉我们:“我就是道路。”(《约翰福音》14:6)
  尽管我也多次有过使徒保罗那般四面受困、无路可走的经历,但是想想主所应许的总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内心就莫明欣慰。因此,哪怕我面临绝境,我也不会被驱向绝望,因为我知道上帝会向我显明当走的路,一条因我得胜的路。

失望、泄气和毁灭

  “不先商议,所谋无效;谋士众多,所谋乃成。”——《箴言》15:22
  “看哪!耶和华你的神已经将那地摆在你面前,你要照耶和华他列祖的神所说的,上去得那地为业;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申命记》1:21KJV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诗篇》103:1,4KJV
  当我们的计划失败,希望落空,目标未遂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失望。
  当事情不如我们所期望的那样发展时,我们都会失望。从一次被大雨破坏的野餐,到一个所爱的人病倒或去世,样样事情都会令我们失望。当他人给我们的新表走得不准,或孩子不如我们所盼望的那样好转,我们也会大失所望。
  当上述这样的事发生的时候,我们的情绪会低落一段时间,如果不加注意,就会导致颓丧。
  在这样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决定适应和调整,并要采取新的措施,无论感觉好坏,也要进行下去。在这种时候,我们必须记住那圣者就居住在我们里面,因此无论我们遇到了什么艰难困苦,或者不知熬过了多少时日,我们的梦想也未成真,我们都不会因为自己的情感受了挫伤就逃之夭夭。
  上帝曾在这样的一刻告诉我:“当你失望的时候,你总是可以做一个决定把失望变作希望。”越是艰难的时候,约要记住上帝的话。
  失望常常导致泄气,它比起“巴比妥酸盐”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我们竭尽全力,仍然什么也未发生,甚至希望全成泡影——正是毁灭的一种形式,我们大都经历过这样令人灰心丧气的时期。
  眼见我们所爱的事物被他人甚至因我们自己的错误不知不觉地抹杀时,我们的心是何等消沉颓丧。当身边支撑我们的事物不复存在,而我们又仍然忽略其原因或不关心这一切是由谁造成的。生活就变得越发艰难起来。然而别忘了,在这样的时候,在我们里面的圣灵有着从无到有的大能,他能给我们新的憧憬、新的方向和新的目标,帮助我们战胜那使我们正在摇摇欲坠的失望、泄气和毁灭。

  “……你去……还债……”——《列王记下》4:7
  我们已经看到,圣经教导我们除了爱人,不要欠他们任何的债。在这节经文中,我们看到欠债当还。当我们允许债务压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泄气甚至绝望。
  你是否已经认识到,通常是情感冲动的时候,我们才欠下债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法超越一下自我,因为我们想得到取悦自己的东西或者一种获得威望的感觉、或者让人肃然起敬、感恩戴德。
  在我和大卫结婚的头几年,我们欠了一身的债。我们用尽了信用卡上所有的钱,想给自己和孩子们买什么就买什么。每个月我们都尽量少支付债务以平衡收支,但利息却越来越高,我们似乎永远也还不完所欠的债了。事实上,我们越陷越深。
  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局面?情感和缺少智慧。
  如果你我将进入上帝的王国,无论在哪里,我们都要学会依靠智慧而不是我们肉体的需要,即人类的情欲生活。《箴言》3:13
  圣经上教导我们,耶稣成为我们的智慧,给人智慧的圣灵也居住在我们里面。(《哥林多前书》1:30;《以弗所书》1:17)如果我们听从圣灵的推动,我们就不会陷入困境,而如果我们靠血气来主宰自己的生活,我们就走向灭亡。
  今日智慧的决定会带来明日的欣慰。今日情绪化则是只顾今天有好感觉而不考虑明天。当明日到来的时候,在平安中享受这一天是明智的,而在失望和气馁中结束这一天是愚蠢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聪明人为明日预备去享受他们劳动的成果,而首先享乐的愚笨人却在为昨天付出代价。
  最后是现在努力,以后享受。这远胜过现在玩耍,以后担忧!
  每日都去查看信箱,但是除了帐单还是帐单,你的心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越来越消沉。最后你绝望了,因为你看不到任何出路。当我们购买了超出我们支付能力的东西,我们就是在今日花费明日的财富。这样,当明日来临之际,我们除了债务,仍一无所有。
  有多少人此刻正因为债务的重压之下,丧失了信心和希望?
  过有规律的生活吧,它给我们的生命结出好的果子。我们今日得情愿投资,明日方可收获。
  要解除债务所带来的泄气和绝望,我们必须过自律的生活,多想想明日的报偿,不要想今日的牺牲,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债务缠身。

疾病、苦恼和分裂

  “因神的大力,我的外衣污秽不堪,又如里衣的领子将我缠住。”——《约伯记》30:18
  “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想我的神呼求,他从殿中听了我的声音,我在他面前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诗篇》18:6
  “弟兄们,我借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哥林多前书》1:10
  “疾病”一词是不舒适,离死已经没有多远了的意思。如果有人一直感觉不好,他的不舒适很容易让他陷入绝望的深渊。因此,我们也把这疾病称作“巴比妥酸盐”。
  苦恼就是感到被阻拦了,或者内心满是“焦急和痛苦”。如果处理不当,它也是一种导致绝望的“巴比妥酸盐”。
  我们在《哥林多前书》1章10节中看到,分裂就是争论、内讧、不和、分歧或冲突。对许多象我一样的人来说,分裂也是一种“巴比妥酸盐”。
  我痛恨不和与分争。我鄙视吵架和冲突。我不能容忍内讧与结党。
  过去我是一个好斗的人,动不动就挑起了事端。现在,我热爱和平、和谐和安宁。再没有比分裂让我更糟糕的了——无论是在我里面,还是与我所爱的人之间,例如我的家人。我确信,上帝对他的家也有同样的感受。
  和其他的“巴比妥酸盐”一样,分裂来自于以下的感觉,而不是圣灵,正如我们在《雅各书》4章1节中所读到的:“你们中间的争战斗殴从哪里来的呢?不是从你们百体中战斗之私欲来的吗?”
  这些“巴比妥酸盐”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心绪不宁,迟早会导致悲伤和灭亡。

“抬举者”

  “耶和华啊!我的敌人何其加增,有许多人起来攻击我;有许多人议论我说:‘他得不着神的帮助。’但你耶和华是我四周的盾牌,是我的荣耀,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诗篇》3:1-3
  尽管此生中难免遇到“迫降者”,然而也有“抬举者”。
  在《希伯来书》12章12节(KJV)中,我们看到:“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在《提摩太前书》2章8节中,使徒保罗写道:“我愿男人无忿脑,无争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
  当我们绝望的时候,我们身边所有的事就开始崩溃。我们的头、手、心都会下垂。甚至我们的眼光和声音都低沉起来。
  这种沉沦的势态更让人一蹶不振。主当初告诉亚伯拉罕,同样也是在对今天陷入绝望的我们说话:“……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创世纪》13:14。
  我们的眼和心都在下沉,是因为我们只看问题,而不看主。
  在《创世纪》13章中,我们看到亚伯拉罕的牧人和他的外甥罗得为了各自的牛群、羊群有足够的土地争得不可开交。因此亚伯拉罕建议让罗得选择一个方向离去,罗得则选择一块最好的土地,给亚伯拉罕和他的仆人、牲畜只留下了最贫瘠的土壤。在这个时候,主让他举目四望。让他知道主给他子孙后代的土地是望不到边际的,给他的应许是多多加深与无限的祝福。这一功课对今天的我们仍然有益的。当人们令我们失望时,主让我们不仅不要泄气和绝望,还要举目四望,并信靠他将引领我们去更美的地方,因为他早已经为我们预备好了。这种时候我们很容易说:“噢,这有什么用处呢?”然后放弃新的选择,而不像亚伯拉罕一样向新的方向行进。
  主一直在告诫我们,要抬起我们的眼、头和心来,保存我们的祝福,而不是问题;要仰望主自己而不是魔鬼撒旦带给我们的困境,因为上帝早已经有了多多祝福和添加我们的计划。
  无论你的生活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你只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放弃,其二是继续。如果你决定继续,你还有两个选择。其一是一直生活在绝望和痛苦中,其二是生活在希望和喜乐中。
  选择生活在希望和喜乐中并不意味着,你再也不会有失望和泄气的时候,而只意味着,你已经决定不让失望和泄气使你沉沦。你会抬起你的眼、手、头和心来,不是看着你的问题,而是看着主自己,他已经应许带领你得丰盛和胜利。
  撒旦想要降你在祸坑里,而上帝则要高抬你。
  你选择什么呢?是“下降”还是“升高”呢?

圣灵是“抬举者”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翰福音》14:16
  你知道甚至圣灵的服事也是“抬举”吗?
  当耶稣升天的时候,他和他的门徒说:“我将求父差圣灵给你们,作你们的保惠师。”
  在这节经文中的“保惠师”是从希腊文“Parakletos”翻译来的,意思是“被召在某人的身边”即“帮助我们……”也就是说,保惠师来是为了帮助鼓励、开导和规劝人的。
  圣灵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让我们被抬举起来。
  每天,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生活中的失望,或与那些颓丧的人和令人沮丧的事打交道。圣灵已经被差来帮助我们。他是我们永恒的“搭救者”,让我们免于绝望。

是奋力前行还是节节败退

  “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腓立比书》3:13-14
  我已经提到过,“沮丧”一词在JKV版的圣经中没有出现过,因此我查了查字典。根据韦伯大词典,沮丧意味着:“1.精神萎靡不振:黯然的样子。2.受压制而倒下:低落的状态。3.不活跃或消弱了:软弱无力。”
  当撒旦来攻击,并要使我们沮丧的时候,他企图让我们的精神萎靡不振,情绪低落,削弱我们事奉上帝的力量,因为“沮丧”的症状之一就是“落后”。
  撒旦想利用沮丧“拔掉我们的电源插头”,驱使我们后退,而上帝则要使我们充满能量,并带动我们奋力前行。
  问题是,我是在奋力前行还是在节节败退?

沮丧的结果

  在字典中,“沮丧”的定义之一是:“一块从四周低陷的地方:凹陷的。”
  撒旦想要把我们拽拉到凹陷的位置,以便使我们比其他人都低矮,并陷入其中。
  心里学把“沮丧”定义为:“一种神经病或心理病的状态,表现为丧失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在极端的沮丧中,一个人如此赢弱,以致完全成为撒旦的俘虏。
  我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我一遍又一遍地读完书上同一句话之后,我仍然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及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大脑已经不能正常地工作。
  阴郁沉闷,“不能集中精力、失眠、感觉被人拒绝和内疚。”甚至或部分地脱离社会都属于极端沮丧的症状。
  我曾沮丧到不想见任何人,甚至连衣服也不想穿的地步。我只想独自坐在黑暗的屋子里,为自己难过。我所做的唯一打发时间的事就是在电视上观看催人泪下的电影,这会使我整夜都在大哭。
  事实上,当我和大卫刚刚结婚的时候,我曾沮丧到要去自杀的地步。因此我决定约我的牧师与他谈谈此事。
  在出门之前,我仔仔细细地修饰了一下自己,就像平时要出门一样。当我一走进他的办公室,我便说:“牧师,我正在考虑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你不会的。”他说道。
  “噢,我真这样想。”我回答。
  “不,你不会的。”他重复着:“要去自杀的人决不会麻烦自己,为自己梳妆打扮,弄得光彩照人。”
  他完全击破了我的肥皂泡。
  我所遭受的并非自杀的沮丧,只不过没有听从主的声音,而是听从了敌人的谎言。

沮丧的缘由

  沮丧的缘由有哪些呢?的确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内疚。
  有的人因内疚而沮丧不堪,以致住进了医院。我服事过一些紧张症患者。他们紧张是因为责备自己——为发生在他们生活中的某件事或者每一件事。
  我们必须抵制撒旦企图用绝望和沮丧来摧毁我们的原因之一是:避免成为需要护理的病人或神经质的紧张。圣经并没有应许我们永远都不会受失望、泄气或其他消极情绪的困扰,但保证我们,当它们出现的时候,我们能完全抵御,因为有真理的灵居住在我们里面。就如我们在前面看到的,《诗篇》34篇19节里说:“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
  不要以为你是个基督徒,你就能免于敌人的攻击,或者脱离他的手腕。而要明白,当攻击来临的时候,上帝的能力就在你的里面,能抵御和战胜那要摧毁你的任何东西。
  当你受攻击时,只要知道在这攻击之后怎样击退敌人,胜利就会来到的。
  这个世界也许是消极的,但是你和我必须是积极的。世界也许在血气中运行,但我们必须靠着居住在我们里边的圣灵运行,它才是我们的力量和方向,从它那里我们得着能力。
  沮丧的另一个缘由就是自卑。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优点和缺点。我们需要面对真实的自我,但是不能因为人类的天性本身有缺陷,我们就必须看清自己。我们必须学会不要只把注意力时时都倾注在自己身上。现反,我们必须让圣灵来指导我们的思想,面对他要我们面对的真理。
  沮丧的第三个缘由就是变化。
  很多时候,我们的感觉有这样多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体内有许多化学上的不平衡。现在,我不是让你们为每一次沮丧的感觉来责备身体或化学上的变化,而是把这个只作为值得考虑的原因之一。
  我与一些想要自杀的人相处过,我发现除了身体上,他们在精神上、情感上并未有真正的毛病。一旦身体上的问题得到了有效的看护,他们就能过正常的生活了。
  在我个人的生活经历中,我曾有过三次大手术。每次都有医生预先告诉我,在我出院的一段时间内,我会要经历沮丧。这是我们身体在恢复正常时所要经历的部分。
  虽然我当时以为这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即使发生了,我会奉耶稣的名斥责它。但是在我每一次手术之后,我仍然经历了沮丧,比我所预想的还要糟糕。可第二次手术之后,我就能较好地预备了自己去应付它。
  其他在医学上能找到解释的变化还有妇女的更年期以及男性的中年危机。通常,如果人们在青年期没有妥善地对自己的身体进入中年的时候,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出现。
  例如,当女性在经历失去雌性荷尔蒙“雌性激素”的时候,她们的身体开始变化,同时给她们的精神和情感带来巨大的影响。
  类似地,在某个年龄段,一向能掌握自己生活的男人也许会突然感到,生活与他们擦肩而过,开始行事怪异,这也通常是沮丧的一种形式。
  还有一种类型的变化是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比如更换工作,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开始一番新的事业,甚至结婚和组成一个新的家庭,也会造成情感上的紧张和压力,我们必须加以防范。
  沮丧的第四个缘由是恐惧。
  对某事感到畏惧只能给撒旦敞开了使这恐惧之事更加加剧而变得越来越恐惧,恐惧本身就是对未知变化的一种反应。有件事我们必须清楚,那就是尽管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变化,我们会有恐惧是性正常的反应,但这种恐惧不应当摧毁我们。靠着我们里面的圣灵,我们能学会面对恐惧,并能象控制其他情感一样去控制它。
  众所周知,还有一些造成沮丧的缘由是精神方面的,如:不饶恕、自怜和从上帝而来的责罚。我们也已经了解,如果跟随自己的私欲,而不从上帝的智慧,只能高筑我们的债台,把我们推向绝望。
  有的人因拒绝或回避上帝对他们的呼召而被沮丧所压制。他们不但没有做上帝呼召他们所做的,反而越来越不顺服,并竭力照着自己的计划和意愿在生活。结果不是身体出了毛病,就是精神和情感有了沮丧和绝望。
  无论造成沮丧的缘由是什么——无论是身体上、情感上、精神上,还是它们的综合作用——都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在上帝的话语中就能找到这样的方法。让我们以大卫王这个追随上帝心意的人为榜样,看看他是怎样对付这种被称作沮丧的东西的。

大卫王对付沮丧

  “我的心那!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诗篇》42:5
  在这节经文中,大卫很明显地说自己遇到了沮丧的问题。我想让大家来仔细看看他是怎样对付这沮丧的,因为这里显明了治愈沮丧的方法。
  当我们仔细分析这节经文时,就能发现大卫面对他的沮丧有三种难得的反应。
  他开始站在一边观察自己那正在感到沮丧的心。首先他问自己:“你为何忧闷?”然后他给自己的心一个指示:“应当仰望上帝。”最后他宣布了他将要做的:“我还要称赞他。”我们可能会认为大卫是在自言自语。
  当我们面对沮丧的感觉时,我们须依照这基本的三步曲。
  我们每个人被赋予一个自由的意志。我们不能让撒旦来左右那个自由意志,而这也正是他想做的。
  上帝从不控制我们的自由意志。圣经上有教导:圣灵在督促、引导、管理和指挥我们。但是没有说他要极力迫使我们去做我们并不想做的事。
  然而撒旦却总是在竭力迫使我们去做那违背自己心意的事。
  因此,在我们抵抗沮丧和其他消极情绪的战争中,自由意识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大卫克服沮丧的计划。

赞美上帝

  我们不断地被告诫,要想治愈沮丧,方法之一就是赞美上帝。当我们消沉的时候,我们应当采取的行动就是穿得整整齐齐地出去,参加某处的一个赞美聚会,在那里可以敬拜和赞美上帝。我们要听那赞美的音乐,和那一遍又一遍的教导,并向主歌唱,让快乐充满我们的心,把我们的烦恼全都抛掷脑后。
  这也就是大卫对他的心和感觉所说的话。他所表达的正是无论他里面的感受如何,他都要引吭高声赞美和感谢上帝,并仰望他。如果早一些采取这样的行动:歌唱和其他人在一起,听那激发人向上的话语等等,我们就“穿上了赞美的衣袍”,正如《以赛亚书》61章3节所说的,为的是赐我们“属天的灵”。
  上帝已经提供了我们走向胜利所需的,而我们必须“穿上”或使用它。当我们“感到”沮丧时,我们也“感到”不想唱歌。但如果我们顺服上帝的话去唱,就会发现上帝所提供的确实使我们克服并击败了撒旦极力用以破坏我们的一切。也就是说,撒旦极力要做的无非是通过沉浸在低落的情绪即沮丧里,使我们渐趋毁灭。而上帝则通过歌唱、充满希望的话语和激情的音乐来抬举我们脱离沮丧。

纪念上帝

  “我的神啊!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有我从约旦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纪念你。”——《诗篇》42:6
  当你我消沉的时候,魔鬼想让我们想起什么呢?就是那些发生在我们生命里,并使我们感到羞耻、可恶、可鄙的事,它们个个都散发难闻的恶臭。他想人我们就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地板,拿出我们的痛苦清单。
  同时,上帝希望我们在每一种痛苦的处境当中,都能抬起我们的眼手、头和心来向他歌唱赞美。
  你还记得保罗王在被邪灵攻击的时候做了什么吗?他让大卫前来为他弹琴,使他受折磨的灵得到安慰。《撒母耳记上》16:14-23
  只要你感到你的灵开始陷入了沮丧,你需要立刻采取行动。不要在这祸坑里住上数目以后才着手释放你的灵。
  当大卫感到忧闷的时候,他想起了主以及过去主为他所做的好事。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因为这可以帮助他,帮助他脱离那他正在滑入的泥坑。

歌唱、祈祷、希望、等待和赞美

  “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你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
  “白昼,耶和华必向我施慈爱;黑夜,我要歌颂祷告赐我生命的神。”
  “我的心那!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光荣,是我的神。”——《诗篇》42:7,8,11
  当大卫忧闷的时候,他用生命向主歌唱和祈祷。
  于是,在11节里,他继续说当他内在的自我,他的灵魂在忧闷的时候(就如我们在自怜中感到忧闷一样),他仰望上帝,满怀期待地等待他,赞美他是自己脸上的荣光。
  在《撒母耳记上》30章6节里,当大卫因他的随从们的家属被掳而被追究责任,并遭到责备时,我们可以看到:“大卫甚是焦急,因众人为自己的儿女苦恼,说:‘要用石头打死他!’大卫却依靠耶和华他的神的,心里坚固。”
  当我们的内心痛苦沮丧的时候,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象大卫一样,战胜自己不堪重负的消沉。

战胜与兴起

  “原来仇敌逼 -/迫我,将我打倒在地,使我住在幽暗之处,象死了许久的人一样。所以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我的心在我里面凄惨。”——《诗篇》143:3-4
  敌人对大卫所做的正是魔鬼想要对我们做的。他企图逼 -/迫我们的灵魂,将我们按到在地,使我们住在幽暗处,使我们的灵在我们里面发昏,我们的心在我们里面凄惨。
  撒旦想利用我们的精神和情感接近我们的灵和心。他想摧毁我们里面散发出来的生命,以致让我们不能动弹,不能有什么反抗他黑暗王国的举动。
  尽管我们基督徒有着人人都有的感觉和情感,疲倦和不力,但是我们和这个世界必然有着不同。当这世上的人在受压制和弃绝努力的时候,上帝期望我们战胜压制并兴起!
  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些呢?照大卫沮丧的时候所做的去做。
  追想、思念、默想 举手和仰望
  “我追想古时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为,默念你手的工作。我向你举手,我的心渴望你,如干旱之地盼雨一样。耶和华啊!求你速速应允我,我心神耗尽,不要向我掩面,免得我象那些下坑的人一样。求你使我清晨得听慈爱之言,因我依靠你;求你使我知道当行的路,因我的心仰望你。”——《诗篇》143:5-8
  大卫在这里做什么呢?他在呼求主的帮助。
  当你我感到自己陷入了绝望之坑的时候,我们就当照着大卫在这里所做的去做。我们能追想古时之日。我们能思想主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能默念主手中伟大的工作。我们能在祈祷中举起手来,向主哀求。我们能求主速速应允我们,因为我们依靠他。我们能举起我们的灵魂和那个内在的自我并仰望他。
  所有这些构成了信心的行为,主在应允实现总是回应着我们的信心。如果我们所受的攻击不太厉害,也许只要几小时或者几天,我们就能得到恢复。但是如果我们遭受了严重的打击,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然而,无论多长的时间,我们都要站稳脚跟,继续呼求上帝,直到他听见,且回应了我们的救助。
  耶和华神迟早会来搭救我们,就如他把大卫从他的苦闷中解救出来一样。

寻求平衡之地

  “耶和华啊!求你救我脱离我的仇敌,我住你那里藏身。求你指教我遵行你的旨意,因你是我的神;你的灵本为善,求你引我到平坦之地。耶和华啊!求你为你的名将我救活;凭你的公义,将我从患难中领出来。凭你的慈爱剪除我的仇敌,灭绝一切苦待我的人,因我是你的仆人。”——《诗篇》143:9-12
  这是这首诗的最后几节。大卫呼救他脱离仇敌,因他奔向他的庇护。他求主指教他遵行主的旨意,并让主的灵引他到平坦之地。
  大卫所呼求平坦之地指的就是平衡的情感,这点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
  大卫知道自己是谁,是属于谁的,这使他有了平安,能将自己交托在主的手中,让主引领他脱离患难和绝望,惩罚他的敌人,灭除一切苦待他的人,因为他是主的仆人。
  你我也要将自己交托在上帝的手中,让他代表我们争战,胜过魔鬼,并阻止撒旦试图拽住我们跌入深深的沮丧和绝望中。

争战

  “耶和华我的磐石,是应当称颂的。他教导我的手争战,教导我的指头打仗。他是我慈爱的主,我的山寨,我的高台,我的救主,我的盾牌,是我所投靠的;他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诗篇》144:1-2
  这里,紧接着上一篇诗的头两句,大卫继续赞美上帝是他的磐石,他的力量,他的爱,他的盾牌和他的避难所,让他的仇敌服在他的脚下。
  然而,请注意大卫说主使他的敌人“服在我的脚下”,这意味着这是大卫在拯救自己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在第一节里,他说是主教导他的手争战,教导他的指头打仗。
  这是寻找医治沮丧的线索。我们必须照大卫所做的去做。我们必须认识,将它交托给主,请求主的帮助,依靠圣灵的大能与沮丧争战。
  我们怎样争战呢?与上帝多多地相处。所他的话语。抬起我们的眼、头、手和心,将赞美和感谢的祭献给主。他是我们的磐石,我们的力量,我们的爱和堡垒,我们的高台和救主,是我们所信靠的避难所,他使我们的仇敌服在我们的脚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教会:新约的弥赛亚社群

2015-5-5 4:55:00

神仆文集

挣扎

2015-5-5 7:53: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