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
圣诞,一场洁净的雪
从高天之外,降下
柔软厚实地覆盖尘世
掩去滚滚烟尘、人声,掩去
心灵和肉体的喧嚣

商人们竭力地喧哗缤纷
却仿佛屏幕上无声摇晃的虚影
圣洁,俯下身来
如一场雪。馨凉。丰厚
向虚弱,难以发芽的灵魂耳语

二、
渗入土层的雪,明亮如光
注视着,壳中几乎失去呼吸的种子
说,起来——
向下生根,向上发枝

让躺卧的起来,让高昂的低伏

圣诞,有一婴孩在马槽中
接受博士们的敬拜
天使从华丽的宫殿上空飞过
飞向旷野、羊羔、牧民

三、
细密晶莹的翅膀,纷纭翩飞
一片温柔的光。在旷野
在远离闹市坚城的地方
浸润着,一群心中柔软的人

他们因贫穷而丰富
因清心
而听闻天使的佳音——

“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
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

四、
小小伯利恒,大卫之城
仿佛一颗安静而明亮的晨星
在人类历史的棺盖上
留下一个小孔
让灵魂,萤火虫般飞出去

让记忆呼吸,让时间——
起伏它的胸膛
短暂,不会因血肉而永恒
永恒却可以在短暂中
以血肉注解丰盛

五、
有一婴孩为我们诞生
一枚弱小的单纯
为坚硬、高大、强壮的人诞生

当我们,被智慧运算成计谋
被知识,排列成程序时
有一生命,为我们诞生
他以赤裸,怜悯人们的层层包裹

一块粗劣的麻布
裹着天地间馨香的“活”
盔甲与锦缎中,枯骨
正被婴儿的初啼吹入生命


2005-12-22


《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一、 母腹中的神子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称他的名为以马内利。”


当我厌倦人世,当我厌倦自身;
当我的生命如折断翅膀的鹰,在地上疲惫觅食;
当我的灵魂困在肉体中,软弱如茧中的蛹——
我思想祂,在人母腹中的神子。思想祂从天堂趋近人世时的心情。祂
以无限进入有限,祂以圣洁进入浑浊,祂以永恒进入生死,
进入这个罪人们都厌弃的世界。进入哭嚎、贫穷、饥饿、伤害……
哦!我想知道什么是祂的勇气之源?

那处女的母腹何等单薄而贫瘠,无法阻挡世界噪杂的声音。
惊吓、污秽、泄渎,还有叹息和哭泣。
在这样的母腹中,祂因一道君王的命令跋涉,
与所有被命运驱赶的人一起,
经历我们的惶恐与挣扎,不知明晚的宿处。

当我们的生命因未知而颤栗,当我们的勇力因无奈而融化,
道成肉身的神啊,祂与我们同在。
正面对着明天的出生,面对着进入肉体的囚禁。
于是,我在世上的日子被母腹中的神子承担着,
过程中的辛酸也被祂温柔地进入。

不仅仅从高天之上施下怜悯,更是来到人间,
在肉身之中担当人的软弱,
定意要来品尝生的苦楚、死的冰凉,来贴近被祂爱着的人。
这爱是替罪的爱,是舍命的爱,是永不止息。


二、 马槽中的婴孩
“马利亚的产期到了,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

宇宙之主、万王之王——
此刻,荣耀全能的祂成为一个初生的婴孩。
被一块粗糙的并不洁净的布裹着,放在马槽中。
永恒的生命与圣洁的灵进入软弱的肉体中,
与所有被困在肉体中的灵魂同在。

是否,有从天而来的荣光照着他?我并不了解,
只知道祂刚刚经过一个人间女子的身体,
经过痛苦的挤压,黑暗中的挣扎,来到这个并不欢迎祂的世界。

象每个婴孩一样被倒提着,拍出哭声。
除了这婴儿的初啼,“道”无法向祂创造的世界述说。
日月籍祂而成,时光自祂而出。
却甘愿进入昼夜之限、时光之困,
收起“神说”那荣耀、权能的巨翼,
在人类的“不能言说”中,与我们同在。

牧羊人来了又去,四处传讲着天使关于婴孩的佳讯。
然而婴孩自己却在无知无识的纯然中,如羔羊令我落泪。
博士们匐伏在地,向晨星之王拜献宝物,
然而婴孩完全不懂得称量物的价值。

不是为着这些而来,祂只是安静地卧在马槽中,
以生命最羸弱的状态与软弱者同在。
和我们一样,在这庞大而冷漠的世界中,
转动着眼睛和柔弱的双手,寻求爱与保护,寻求母亲的乳汁。

这是我的神,祂以卑微体贴着人的卑微,
以无助理解着人的无助,敛起那圣洁的荣光走近罪人,
陪伴我们从生走到死,从死走入生。


三、逃难中的襁褓(1)


神子耶稣在襁褓中,与世上逃难的人们同在。
与肉体飘迫的人同在,也与心灵流浪的人同在。
他以稚嫩的身躯体会人间最艰辛的命运,
为了让被迫远离家园的人,可以不远离他;
为了让“上无片瓦,下无寸地”的人,能够拥有他;
为了让被惊吓的人,得着安宁;为了让被弃绝的人,得着接纳。

哦,万有的主,来到了人间。
选择逃难开始他地上的人生,
使神的爱从高天下来,使救赎的真理从远处走近。
在尘土飞扬的逃难路上,
亲近平凡的人生,亲近人生中的悲苦。

人的命运,仿佛是浮萍飞絮。
被刀剑追逐着,象一群惊弓之鸟,
在各种莫明其妙的战争中,四处奔逃,渴望保全生命。
或者,被政zh i的风云席卷,
成为无辜的牺牲品,战战兢兢,
生活被榨干了梦想与温馨。
人的命运也被自己的愚味和肉体的贪欲放逐,
被世俗的潮流冲得迷失了岸,
迷失了光与真理,生命失去重量只能随波逐流。

一生中多少次被连根拔起,
离开肉身的故居,离开精神的家园,离开自己的避难所。
这避难所虽然常常是风雨飘摇,
虽然也许仅仅是一间不隔音的阁楼。
或者,只是一张简陋的床及床上的梦;
或者,只是一段爱情。
但命运却仍然使它失去四面透风的墙壁,将人裸在风暴中。
被拔起,吹向无限的未知。

灾难中被迫迁徙的人啊,
谁能知道哪一块土地将接纳你?
哪一间屋中,有供你裹腹的饮食、安卧的尺地?
人啊,在惊恐中逃难;在孤独中。寒冷了一颗企盼爱的心。
然而,爱你的天父盼望你知道,他与你同在;
道成肉身的神,襁褓中的耶稣与你同在。

创造万有的上帝,造男又造女的天父,
在人因罪而远避他之后,一路呼唤着他的至爱
——哦!人啊,你在哪里——
一路跟随着人类流离颠沛的足迹,不忍与他的孩子们分开。
终于,他弃了天庭,
不以本有的权能为强夺,反倒虚己(2),成了襁褓中的弱质。
以肉身,体验肉身的艰辛。

神,来到人间;道,成了肉身。

他以逃难,开始在地上三十三年的生命历程。
他以逃难的命运来贴近被放逐在全地的众子,
贴近流浪在家园外的儿女们。
他以逃难中的“襁褓”,为逃难者筑起了不可毁灭的“避难所”。
也许,我们无法理解上帝永恒的爱与公义的审判;
也许,我们无法理解他的替罪、他的救赎。
但让我们看一眼这襁褓中的耶稣吧,看一眼这位柔弱、单纯的同伴。

这是一个为罪孽中受苦的人而生的婴孩,
他是人子,也是神的独生子。
“有一子赐给我们”(3),他来自于荣耀与圣洁。
是光。是粮。是活水。
他被赐给了我们,赐给了所有迷失、流浪的人。

注视他吧!
将你疲倦、困乏的目光转向他,
将你冰冷、绝望的心投向他。
看啊!这襁褓中的婴孩——耶稣,
担当着你被灾难追逐的恐惧,
担当着你流离飘泊的憔悴,
担当着你对明天的绝望。

他,更是给了你一个永不能被夺去、拆毁的家园
——那就是上帝的爱。


(“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系列一、二、三)

注:
1.“有主的使者向约瑟梦中显现,说,起来,带着小孩子同他母亲,逃往埃及,住在那里,等我吩咐你。因为希律必寻找小孩子要除灭他。约瑟就起来,夜间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往埃及去。住在那里,直到希律死了。”马太福音2:13-15
2.“他本有神的行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凡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立比书2:6-7
3.“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以赛亚书9:6


(原文为散文诗,为方便网上贴和阅读,故断开分行。)

【作者简介】施玮,诗人、作家。六十年代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学习。干过工厂技术员、团干党干、总裁助理、文化公司经理、诗歌编辑、书商等。1996年底移居美国,攻读圣经文学博士。获美国西南三一学院硕士学位。现居洛杉矶,从事写作、编辑、出版、电视栏目主持及文化研究。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窗前那棵柳树

2015-4-26 13:12:00

神仆文集

北指的风向标

2015-4-27 9:33: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