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差遣谁呢?”选自《穿越荣耀之门》、《奥卡人的新生》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可以差遣谁呢?”——选自《穿越荣耀之门》、《奥卡人的新生》

编者按:信仰上帝,甚至全身心侍奉上帝,并不意味着我们会一帆风顺。甚至有人不断遭受更大的打击和损失。但对一个真基督徒来说,上帝的旨意依然是完美的,他们始终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身上显大。

噩耗之后的信仰

当五位传教士的尸体被发现之后,
妻子们从容面对噩耗,没有掉眼泪,因为她们有深深的信仰作支柱。
芭芭拉?尤德利在日记中写道——

今晚,队长告诉我们他在河里发现了四具尸体,其中一个穿着T恤衫和蓝牛仔裤。只有罗杰是这种打扮……两天前,上帝以《诗篇》四十八篇第14节中的诗句启示我:“因为这神永永远远为我们的神,他必作我们引路的,直到死时。”当我与罗杰的死讯面对面时,心里充满了感恩。他已荣归天家,这是他配得的。主啊,请帮助我承担起做父母的双重职责,让我“晓得智慧和训诲……”今晚,贝丝为天堂里的父亲祈祷,并问我,爸爸是否能从天上下来取一封女儿写给他的信。我说:“他不能下来。他与耶稣在一起。”“可是耶稣能帮他下来。上帝会拉着他的手,这样爸爸就不会跌下来了。”
我给传教士家庭写了一封信,试图解释我内心的平安。我不愿意自怜,自怜是撒旦败坏人生命的工具。我深信这是上帝最完美的旨意。很多人会问:“罗杰为什么要掺合进来,他的工作不是在希瓦罗人那里吗?”罗杰是来成就上帝旨意的,是上帝差遣他来的。上帝使我们内心充满平安,远离悲痛和歇斯底里。

谁来接替殉难者的工作?

报仇?这个念头从来没有在五位遗孀或其他传教士的脑中闪现过。
芭芭拉?尤德利带着两个孩子返回希瓦罗部落,继续工作。我带着十个月的瓦莱丽回到山地亚,尽我所能继续维持克丘亚工作站的运转。飞行员霍比?劳伦斯带着家人和一架新飞机来到谢尔米拉的飞行基地。玛吉?赛因特则在基多开始了新的工作。艾德去世几周后,玛丽露?麦卡利回美国生了第三个儿子,然后带着几个孩子重返厄瓜多尔,在基多与玛吉共事。彼得去世时,奥莉芙?弗莱明在丛林里才待了两个月,她面临着更艰难的选择。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生命属于上帝,就像她丈夫那样,主会亲自指引她的。
五个人遇害后的几个月里,纳特?赛因特的姐姐雷切尔继续在奥卡妇女黛玉玛的协助下研究奥卡语。传教士多次前往奥卡领地上空巡视,发现最近的一片住宅已经被烧毁了,这是奥卡人杀戮后的一贯做法。可在不远处又发现了新建的屋子,传教士就把礼物投给在那里等候的印第安人。当约翰尼?基南掠过领地上空时,乔治出现了,边跳边挥舞着纳特?赛因特送给他的小飞机模型。“黛利拉”好像也跟他在一起。一些屋顶上装饰着从纳特的飞机上扯下来的明黄色布片。
每天,世界各地都有几千人在祈祷,愿“上帝荣耀的光”能照亮奥卡人——这群曾经鲜为人知的印第安人。这个愿望怎样才能实现呢?指引过那五个人的上帝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用他的方式指引别人的。

印第安人对殉道者的回应

在吉姆、艾德、彼得生前接触过的克丘亚人中,有几名已经将一生奉献给上帝,在自己的部落中传教,甚至在上帝的差遣下前往奥卡人中传教。他们接过了传教士开创的事业,给家人讲基督的故事,阅读翻译好的经文,有时还跋山涉水去给没听过福音的同胞讲解《圣经》。有个印第安信徒以前是个声名狼藉的酒鬼,有一天他找到我说:“夫人,我夜里睡不着,一直在想我的族人。我问自己,怎样才能说动他们?他们怎样才能认识耶稣?我没办法给他们每个人都讲,但是他们都必须知道。我向上帝祈祷,求他教我怎么去做。”在小型祷告会上,印第安人从不忘记请上帝祝福他们的敌人——
主啊,你知道那些奥卡人怎样杀害了我们亲爱的艾德先生、吉姆先生和彼得先生。主啊,你知道这只是因为他们不认得你。他们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行,他们不明白这些白人为什么来。请差更多的使者来,让奥卡人的硬心肠变软吧!主啊,请你刺痛他们的心,像用长矛一样。他们刺死了我们的朋友,可是你能用你的话刺痛他们,这样他们就会听你话,相信你。

奥卡人的新生——凶手给传教士的儿子洗礼

我们准备洗礼。凯西想让基莫和代乌威为我们施洗,他俩都是令我尊敬的勇士,他们待我如同家人一般。我完全同意凯西的选择。

当我们低下头后,基莫向上帝祷告:“很多年前,我们来到这里做了一件大大的坏事。如今,我们靠你的恩典和心中的圣灵回来做一件好事。我们把这四个年轻人领进水里,他们要抛弃旧的生活方式,向你明示他们真心跟随你独生子耶稣的带领,沿着你的路走下去。”

当基莫在祷告中称他和代乌威熟悉这片沙洲时,我才恍然大悟:为我们洗礼的这两个人正是杀害我父亲及其同伴的凶手,而且就是在此地刺杀的!很难想象,这么慈爱和善的男人居然能下此毒手。我没有忘记丧父的痛苦,但我同样无法不爱基莫和代乌威,不爱那些与我们一同造访这个可怕奇妙之地的瓦达尼人。

接着,基莫和代乌威领着我和凯西、昂卡耶、伊尼瓦走下河,将我们的整个身体没入水中。当我们被扶出水面时,他俩告诉我们要跟随上帝的脚步快乐和平地生活。

我们回到河滩,围成一圈聆听代乌威祈祷。一向寡言少语的代乌威对上帝说话时却滔滔不绝。我睁开双眼,心里纳闷有这么多东西值得一看的时候为什么非要闭上眼睛。沙滩上,就在我们的圈子中心,落着一只鲜黄的蝴蝶,酷似爸爸的小飞机。

代乌威终于发表完了对上帝的演说,而蝴蝶仍停在那里,恰巧在亨利56遭劫的地方。我想问问基莫和代乌威为什么要毁坏飞机,可我不知怎样开口,雷切尔姑妈也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刺杀爸爸和他的朋友们,但我依然难以启齿。当时我还太小,意识不到我们的举动有什么不寻常。可在别人看来,凯西和我竟然在同一个地方由刺杀我们的父亲并用砍刀将他分尸的人来洗礼,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雷切尔姑妈热爱这些人,甚至在他们刺杀传教士之前就一直为之祈祷。我以姑妈为榜样,从没想过要记恨这些人。

祈祷完毕,瓦达尼勇士领我们四人钻进河滩旁的丛林,指着一根树桩说:“那五个外来的基督徒曾在这棵树上建造过夜的小屋,他们是来传福音,教我们好好生活的。”他们的尸体就埋在树下。当时没有人想到,我们中的一人也将终老于此,并葬在这里。更没有料到的是,亨利56有一天会在此地重现。

当我们准备离开时,妈妈注意到有四朵鲜红的小花簇拥在墓地附近。真奇怪,为什么不是五朵?随后,雷切尔姑妈在不远处又发现了另一朵。我想起来了,艾德?麦卡利没有和爸爸、吉姆、罗杰、彼得一同下葬。他的尸体在下游被发现,离此地太远,无法妥善运回来安葬。那么,第五朵鲜花一定是为艾德叔叔绽放的。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与你同在

2016-8-13 7:34:00

神仆文集

一叶孤帆

2016-8-13 11:44: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