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ough Gates of Splendor《穿越荣耀之门》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Through Gates of Splendor

 

《穿越荣耀之门》——光与盐系列之一

 

[美]伊丽莎白?艾略特(Elisabeth Elliot)著

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

ISBN:978-7-106-02649-3

定 价:22.80元

开 本:32开

当代宣教士的心灵传记与宣教纪实

震惊世界的南美洲热带丛林故事

畅销世界50年的现代经典传奇
 

作者简介:

伊丽莎白?艾略特,五位传教士之一吉姆?艾略特的遗孀,在丈夫遇难后几个月,将五个人的传奇故事写成《穿越荣耀之门》出版。此后,伊丽莎白?艾略特笔耕不辍,出版了多部著作,多篇文章散见于报刊杂志,是杰出的演说家、作家。

内容简介:

1956年,五名立志将福音传播到丛林深处的传教士,放弃了舒适安宁的生活,冒险深入厄瓜多尔原始丛林,希望向印第安土著部落奥卡人宣讲福音。不幸的是,他们刚踏上部落的领地,就遇难身亡。尽管他们手中有枪,却始终未扣动扳机……
从不欢迎外来者的奥卡人,起初并没有拒绝传教士的礼物和友好。经过无数次试探性接触后,五位传教士觉得机会成熟,决定于1956年1月的某天,准备与奥卡人进行一次关键性会面……
五位年轻人的妻子不约而同地屏息守候在收音机旁等待回音……
等来的却是震惊世界的噩耗……

《穿越荣耀之门》评论

这本书应该被每一个基督徒的图书室收藏,它使我们看见那些致力于福音使命的家庭,是怎样给出了一个“标竿人生”的定义。
——亚马逊读者 评论节选
这本书给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些问题:
我们真实地信靠上帝究竟能有多少?
如果我们被呼召,我愿意放弃些什么?
我会牺牲我所喜欢的舒适生活吗?
我会牺牲自己计划好的人生吗?
比牺牲自己这些更难的,是如何面对我们的妻子或丈夫。我愿意冒着牺牲他/她的危险,开始一段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旅程吗?甚至我们永远都不能再见面,直等到天堂相会的日子?
本书将这样的信仰历程,属灵的挣扎,神的作为展现在我们面前,给我们带来深深的激励。
——亚马逊读者 评论节选

《穿越荣耀之门》评论

尾声一
1958年11月
从那个星期天下午到今天,将近三年过去了。此刻,我正坐在棕榈滩西南方不远处的提瓦努河畔的一间小茅屋里。在三米开外的另一间茅屋里,坐着杀害我丈夫的七人中的两个。其中一人叫吉基塔,他刚给三岁半的瓦莱丽烤了一只大蕉。为了喂饱在这块空地上居住的十来个奥卡人,吉基塔的两个儿子扛着制作精巧的吹箭筒到丛林里打猎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事只有那位能让斧头漂起来,能让日头停下来,能将活物的气息掌握在手中的全能的、永远的上帝才办得到。
五位传教士死后,宣教飞行团契继续给奥卡人空投礼物。他们依然友好地接受,但我们知道再也不能以此判断他们的态度了。
飞行员纳特的姐姐雷切尔?赛因特依然在黛玉玛的帮助下潜心研究奥卡语。黛玉玛与其他几千印第安人一起,渐渐认识主耶稣,并开始祈祷,让上帝光照她的部落。
1957年11月的一天,我正在阿拉胡诺麦卡利一家原来的工作站里,突然来了两个克丘亚人。他们从库拉赖河赶来告诉我们,有两个奥卡妇女在他们家里。我立即跟他们走,在搜救队曾住过一夜的克丘亚人居住地,见到了曼卡姆和明塔卡。明塔卡是曾到“棕榈滩”与传教士见面的两个女人中较年长的一位。
后来,这两位妇女与我一起回到了山地亚。我开始在那里跟她们学语言,并不断祈求上帝领我们进入她们的部落。上帝最初的回答出现在《尼希米记》九章19节和24节的应许中:“你还是大施怜悯,在旷野不丢弃他们。白昼,云柱不离开他们,仍引导他们行路;黑夜,火柱也不离开他们,仍照亮他们当行的路……这样,他们进去得了那地,你在他们面前制伏那地的居民……都交在他们手里。”
当雷切尔和黛玉玛从美国访问归来后,我们去看望她们。这三位奥卡妇女在分别十二年之后,再次见面了。她们打算携手重返部落。1958年9月3日,她们回去,让族人明白了那些友善的外人是带着爱来到丛林的。三个星期以后,她们又回到阿拉胡诺,玛吉?赛因特和我一直在那里等着。她们又带来了七名奥卡人,还邀请我和雷切尔去部落里与族人一起生活。
于是,我们在1958年10月8日来到奥卡部落。期待已久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奥卡人很友好,且乐于助人,待我们像亲姐妹一样。不但帮我们盖房子,还把肉和树薯分给我们吃。他们说,杀死传教士只是因为错把他们当成了食人者,当初下手的根本原因是恐惧,现在他们后悔了。
但是我们知道,那并非意外。上帝总是按他自己的意志行事。来自很多国家的信件提到,上帝借五位传教士的经历影响了成百上千的人,因为他们坚信“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
因此,我们请求那些为我们祈祷的人继续祈祷。虽然我们进入了这个部落,但也不要忘记这仅仅是个开端。

 


在充满敌意的奥卡人领地中,存在着这么一块友好的滩头阵地。经过数月的准备工作,传教士降落在库拉赖河沙洲上,他们称这里为“棕榈滩”。

“除去百十亿只各色蚊虫之外,这个地方就是个小天堂。”纳特在日记里写道。照片中,纳特正拿着一本《时代》杂志,躺在水里躲避蚊虫,他戏称此为“水下疗法”。

 

 

 

纳特?赛因特的照相机是在河边发现的,里面最后几张是“黛利拉”和那位年长奥卡妇女的照片。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灵程指引(6)

2015-3-25 8:27:00

神仆文集

撒旦的会议记录

2015-3-26 3:39: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