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河的见证 第四章 特大风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第四章 特大风灾

库尔勒是个风口,每年春天都是刮风季节。07年2月28日,一列从乌鲁木齐开往阿克苏的列车,途径吐鲁番时被13级狂风吹翻,11节车厢翻倒在路基下面,车厢迎风面玻璃全部被砂石砸碎,造成3人死亡34人受伤。在这百里风区,狂风打死牛羊,吹翻汽车的事情年年都有。这风口的风啊,实在太可怕了。

现在又到了刮风的季节。农户,尤其果农,早就在担心。五六月,正是果树开花挂果的时候,要是遇到狂风,花掉、果落,这果农的损失就惨了。雪峰已有一星期不回家,吃在果园,睡在果园,在果园四周绑扎防风的篱笆。

但是,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昨天半夜,只听窗户外面呼呼的风声越来越紧。到后来就不是呼呼声了,而是尖锐的啸叫,像忽高忽低的警报。楼上的铁窗也在嘎吱嘎吱地呻吟,窗户外面的雨篷卡拉一声被风吹飞,掉到楼下。程琳起身打开电灯,只见窗外绿化带的树前弓后弯成了60度,眼看就要断了。在昏暗的路灯下,天空被黄沙充满,苍茫一片。5岁的儿子也被惊醒了,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问:爸爸呢,爸爸回来了没有?程琳赶快拿起手机,给还在果园的丈夫打电话。电话中也是呼呼的风声,丈夫的声音很小,几乎听不清。他带着几名工人正在检查果树,刮弯的给扶正,刮断的将断枝砍下,以免撕裂全树。花落一地不说,早结的果子才有葡萄大小,也被吹落下来。实在令人心疼。

今天一早,风力减小。一夜未睡的丈夫回来,推开门让人吓一跳。哪里还有人的形象?满头满脸满身全被黄土覆盖,头发是黄的,眉毛是黄的,嘴巴也是黄的,除了两粒黑眼珠还在动,整个一个泥捏的土人。出得门去,外面所有的物件,汽车上,石凳上,都盖上厚厚的一层黄土。昨晚弓背弯腰的树木,全都蓬头散发,有的趴在地上,有的断了胳膊腿,大地好像死过去了一样。

雪峰洗完澡,披一件睡袍,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在沙发上。两眼无神,脑袋搭拉着,嘴里喃喃自语:完了,这下全完了。

“损失大不大?”程琳担心地问

“许多树枝折断,三分之一果子掉落。”

程琳知道,树枝折断不去说它,三分之一的果子掉落,如果预计产量100吨,损失约在10万元左右,今年一年算是白忙了。不知道别的果园怎样?

“我家东边是老石家的果园,位于我们的上风口,损失更惨了。一半果树折枝,果子几乎全部掉落,剩下不到一成。我路过拐进去看了一下,树枝树叶铺了一地,真是惨不忍睹。两口子正在屋里伤心落泪呢。”

“感谢主”程琳听罢,心里有谱。知道耶稣还是看顾了自己。昨晚刮风时,她曾切切祷告。丈夫初讲损失时,心里一沉,似乎祷告未蒙应允。现在与邻居家一比,才明白这已是最好的了。人不能不知恩、不谢恩、不报恩。不能贪心,最好一点损失都没有,好像你不生活在这个地球上。

雪峰听妻子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宽松许多。在同一个城市,同一块地里,上帝的不同看顾,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他心里有所触动。

程琳觉得心里还有话要说,就接着刚才的话题:“从刮风下雨、打雷闪电,可以看到上帝大而可畏的能力。中国人相信天,自古以来人人求苍天保佑,其实这个苍天,就是上帝。他掌管天地,冷热有度,四季分明。冷到一定程度,就不再冷了,再冷要冻死人了;热到40度也不能再热,再热要烤熟了。没有春天,百物不生;没有夏天,万物不长;没有秋天,庄稼不熟,没有冬天,害虫不死。”雪峰这一回好像听进去一些什么,好像这些道理他本来就懂,两眼盯着妻子,心里又在沉思。

“人哪,活一百岁也要死,没有不死的人对不对?人死了到哪儿去呢?”程琳好像在跟自己说,声音放轻了,声调拉长了。

“烧了,成一堆灰,骨灰盒里放一点,其余都做肥料了。”

“人哪,就活一口气,这口气断了,人就死了。”程琳根本没有听到丈夫说什么,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人就那么脆弱,那么无用,差一口气就没了。你知道,这一口气是从哪里来的吗?”这一次她似乎想通了,满有信心的样子,提高声音问丈夫。

“上帝吹的”丈夫似乎醒悟,突然也提高声音。

“你都懂么。”妻子笑了,“其实你心里明白。上帝造我们的时候,照着他自己的样子,用泥土捏成一个人,又在这个人的鼻孔里吹一口气,这个人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所以,一个人由两样东西组成:一个是泥土捏成的身体,死了,还回到泥土去;另一个是上帝的那口气,也就是使人活着的那个灵。人死了,灵还回到上帝哪里去。”妻子兴奋起来,接着讲,“上帝看见这个人的灵回来了,是信他的,认他为儿女,送进天国去享福;不信他的,他也不认他,就发放到地狱去,让他受到应得的报应。”说完,两眼充满期待地看着丈夫。

雪峰半天没有吭声,他也在想。这些道理,早也听过。程琳说,他妈也说。他知道,程琳也是听他妈说的。可是,上帝在哪儿呢?耶稣在哪儿呢?要是能现身让他看到,哪怕只有一次,他也立马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叫人怎么信呢?可是,大伯和婶婶,都是大学教授,他们怎么也会相信呢?莫非真的有上帝?人也是他创造,将来我们死了,信他的他认,送回天堂去享福;不信他的,他也不认,发配到地狱去,那就惨了。这个问题,是该重视了;再不当回事,到时候悔之莫及。

果园受损,总还可以补救;不信上帝受损,永远无法补救。倒是这次刮风把我刮醒了?如此说来,倒要感谢这场风了。

“你在想什么?”妻子见他沉思不语,问他。

“没有,没有想什么。”妻子的问话,让他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不要急于表态,还要仔细想想。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意识的悄语

2016-6-24 9:22:00

神仆文集

孔雀河的见证 第五章 小子民生病

2016-6-25 14:09:00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