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在血气中行事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林后 10:3)
这一句话,是使徒保罗对在哥林多教会众圣徒的劝勉。(英文:For though we walk in the flesh, we do not war after the flesh)这是非常宝贵的一句话,感谢神,将这一句祂自己的话语借着保罗赐给我们。今天,我每一次读到这话,都很受教导,得益处。

(一)我们不是凭着血气的能力来服事神和为神争战

有时候,想起服侍主来,和在世上做事相比,真是一件“不同寻常”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
在世间做事,每成功一次,我就越有自信,以后就越放松,就越随心所欲,肉体所积累的天然能力就越多,于是也就越心安理得将荣耀归给自己――这似乎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良性循环”。(其实却是世人堕落的不折不扣的恶性循环)
而服侍主,却没有如此这般的“良性循环”,每一次服侍,实在都是一个重新的开始,反而需要加倍的小心和倒空自己。
具体来讲,每一次,当我所做的越有能力,却越使我谦卑――因为我心里知道,这能力、这在主里所得的成功,其实非我人力所为,根本乃是神的恩典;服侍中,越是需要我走到前台之时,却越是需要我放下自己,没有自己之时――因为我去争取荣耀的对象不是我自己,乃是差遣我的神;这一次,我做的越有果效,就下一次而言,我却越没有基于自己的“自信”和“底气”,反而更加警醒战兢――因为这一次的果效,我知道全是靠圣灵的充满和引领,而下一次,若我不能继续倒空自己,作到真谦卑真圣洁,那我所做的仍就归于无用,能不使人跌倒就不错了;当我服侍越有力的时候,我却越发的不敢放松和懈怠,因为这也是危险离我最近的时候,因为一旦我掺进一点私欲,神的工作就会大大受损,上一次的果效有多大,这一次的失败就会有多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呢?那是因为,当我们越进入到服侍神的核心里的时候,当我们越懂得如何服侍神的时候,我们就越来越明白,一切的一切,实在都是神的恩典。服侍中,自己越多,恩典越少;自己越少,恩典越多;对我们属血气的“天然能力”来讲,在服侍中,不是积累,却是消减,越来越多的削减,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我们老旧我的脚下,是悬空的,是毫无可依靠的,而我们在基督里重生的人,却是越来越懂得信靠神,在基督里面牢牢的扎了根,直到我们再也不明白“不在基督里做事”的光景是怎样的了。
这样,常常的,我们发现,在世上做事,我们是如鱼得水。而在服侍主的时候,我们却步履维艰,甚至是寸步难行――我们不再容易判断对与错、损和益,我们甚至不再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们对跟了自己几十年,得心应手、无往而不利、已成为自己一部分的处事为人风格开始产生了彻底的动摇和怀疑。初信之时,是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被拆毁,随后在天路上,是我们属血气的能力开始被渐渐拆毁,这却是我们能够为神真正所使用前,必须经历的基础工作。
在《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里,倪弟兄的一段话,直刺入我的心,我抄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能够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得救一年之后,我就很爱传道。我无法缄默不说话。我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推我促我进前去,使我不得不作下去,传道成了我的命。主可能很宽宏的,让你这样继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不但如此,甚至还有相当的祝福),直到有一天,那个驱使你前进的天然能力被摸了,从那时起,你不再因为你要作那件事而去作,你只因主要你作而去作。在你有这样的经历之前,你是为着从那样事奉神里所得到的满足而事奉;有时候,主要你去作一件他所要你作的事,却叫你不动。你凭天然的生命活着,这生命反覆无常,乃是你气质的奴隶。当你的情感指向神的路,你就全速前进;什么时候你的情感另有所指,你就动都不愿意动,即使责任所在还是不愿意动。你在主的手里不够柔顺。因此他不得不削弱你里面偏爱的力量,爱这个恶那个的力量,直等到你作一件事是因为他要你作,而不是因为你喜欢作。你可能喜欢那件事,也可能不喜欢那件事,但是你照样去作。并不是因为你能从传道,或是为神作什么工里得到某种满足,你才去作。不,现在你作,是因为这是神的旨意,你不再计较它是否给你一种感觉上的快乐。你在遵行他的旨意上所经历的真正快乐,比你那容易改变的情感,不知道要深多少。”
真是这样的,我们若要真正为主所使用,就要真正的为主所破碎,破碎我们自己属血气的能力、性情、激情和做事方法,直到有一天,我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爱主;只有一个反应,就是顺服;只有一个动机,就是神自己得荣耀――当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身上开始发生的时候,也就是我们真正有能力服事神的时候,因为这时候,神的恩典和大能开始与我们同在,而“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罗马 8:31)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 12:9-10)
(二)我们既在肉身中行事,就要面对现实环境里的挫折,不要自哀自怜
保罗的这句话中,除了“我们不是凭着血气争战”这个主要含义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这一节的第一句:“我们在血气中行事”,英文对应的是“walk in the flesh”。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呢,其实是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今天,我们行事的一举一动,都是通过我们现今的身体,也就是通过我们周围的环境做的,这是我们无法脱离开的。
既然我们是“在血气中行事”,既然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通过我们现今的身体和周围的环境所作的,那么,在我们的服事生活中,自然就不能免于地上的艰苦和现实环境中各种各样的遭遇,包括身体的病痛和疲惫,事情的不顺利,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挫折和失败,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和矛盾。
在我刚刚开始服侍的时候,在世俗工作中找不到的完美感觉,我期待着在服事过程中可以找到。具体说来,我那时心里会觉得(其实在今天也常常会有这样的心理),若我出去为神做工,那走路也好、乘车也好,都当事事顺利,一帆风顺;若我在教会中与其它弟兄姊妹们一同服事,那彼此之间就不会有任何的矛盾和不合,气氛必须要极其融洽才行,更不应该发生争吵;若我手中做的是一件属灵的工作,我就应该总是圣灵充满的感觉,不应有疲惫和沮丧的感觉,而且要有立竿见影的果效;就是受了点苦、受了点累,我也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悲壮的舞台”,有观众为我鼓掌,我也要我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是,种种“不完美、不爽的感觉”,却一再出现。为什么?今天我逐渐明白了,这中间,可能有魔鬼的攻击,可能有我犯罪自讨苦吃,也可能有神对我的操练,但常常的,我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对于侍奉工作而言,和做世上其它的工作一样,前前后后常有的艰苦、挫折、反复、甚至有时是含着长时间的起起伏伏和单调琐碎――这些工作本身中就当付的代价,我本来就没有“豁免”的特权!
唐崇荣牧师有一次讲道,说,“传道人、牧师常常自哀自怜,好象我一做传道就背十字架,我受苦这个对我不好,那个对我不好。我告诉你,你以为做传道有苦,你去做别的,做生意没有苦啊?你去做经理没有苦?你试试看去做,可能苦两倍,所以不要自哀自怜!”
这话说得很犀利,也很中肯,不仅对牧者们适用,对平信徒们也适用。我自己就有过这样自哀自怜的经历。我尤其记得有那么几次,从外地短宣回来,不仅没有卧铺,连硬座都没有,人挤人,甚至连站着都困难,那时我就极度自哀自怜自爱,怜惜自己的同时,还对神发怨言。现在想来,这些遭遇,本都是工作中常有的,神若特别怜悯,神会拿去,但在我自己一边,我有什么自哀自怜的特权呢?
就现实中侍奉的果效而言,热心服侍主的人,也特别容易为眼见的果效所缠累,也会为侍奉中的挫败感而自哀自怜,患得患失――如果我们已经知道自己尽了本分、竭了全力,但还是放不下结果,不能忘记背后、努力往前,这时候,我们可能就要特别警醒、反思了,我们服事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自己得满足、得别人的肯定呢,还是为了使神的心意得以满足呢?我们是以工作为乐,还是以神自己为乐呢?还是以与神同行本身为乐呢?就象倪弟兄上面说的:“现在你作,是因为这是神的旨意,你不再计较它是否给你一种感觉上的快乐。你在遵行他的旨意上所经历的真正快乐,比你那容易改变的情感,不知道要深多少。”
“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是的,这是多么宝贵的教训!感谢赞美主,神正是借着我们这在地上的朽坏之躯,做成祂那绝不朽坏的工作;正是借着在地上不完美的我们、不完美的环境,成就常常是我们肉眼所不能见的完美的事!
在这样的过程中,神更引导我们,教我们学会放下自己属血气的能力,放下自己的感觉,轻看不完美、甚至是艰巨的环境,不被暂时的眼见的结果所缠累,而学会一心去依靠完美的祂,学会盼望,盼望那眼所不能见的,盼望那将来奥秘解开的一天,真正懂得用信心去生活和服事祂!
“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罗马 8:25)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神学教育的问题

2017-3-20 18:49:03

神仆文集

属灵的争战的后勤支援

2017-3-20 18:49:35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