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怀:基督徒金钱应用传统的探讨和再思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一) 导论
基督徒从信仰生命里认定神是一切福份的源头。诚如雅各的劝勉:“我亲爱弟兄们,不要看错了。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况且神也曾亲自提醒祂的儿女们说:"得货财的力量是耶和华所赐"(申八18)又说:“你们当以你们的财物尊荣耶和华”(箴三:9)。
综观的记载和历世、历代圣徒的经历,敬虔的后裔日见兴旺发达,富庶有余。诚如诗人所见证的一样:“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卅四9,10)我们的神绝对不让义人被弃;也不让敬虔人的后裔讨饭(诗卅七25)。因为神未曾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八十四11)。耶稣宣告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这应许性的宣告不但是灵性的实际状态,当然也含着物质财富的丰盛。
笔者事主至今逾四十输载,亲眼见证教会和信徒的昌盛发达景象。曾有社会学家将资本主义归结为敬虔宗教精神的成果。同时,他们也将极权主义国家的经济破产归咨于政府对自由和民主思维的困圄和国家对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压抑。看看当今教会里的信徒,神似乎正在将万国的珍宝交付祂的子民。处于这种盛境壮情中的教会信徒,首先应当谨慎思考并确切地明白自己在金钱财富上的应有本份和基本职责。因为主说:“……多给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如果作为神的仆人或者说儿女经常出现不负责任、荒废主人的资产现象,终必有一日要面临主人的辞退声明:把你所经营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路十六:2)
首先,我们从信仰的真理原则中体悟到,基督徒和产业的关系大致可分为三种:一是代管关系;二是信托关系;三是管家关系。代管关系乃神暂时性的付托,有随时被收回的可能。虽然如此,我们仍要谨慎保守看管。当神要收回时,我们方可随时归还。信托关系却含有特别派定的意蕴。在信托的关系中,神在交付我们之时一定附带着特别的指示和嘱咐等,是我们必须时时牢记,常常谨慎遵谕而行。为此,我们当以祷告读经,追求神旨,尊主为大为要,力图照神的旨意好好使用发挥。至于管家关系乃是建立在一种笼统性的信任基础上所赋予我们的责任性遣派,必须依照神所赐的智慧专心经营。本着信心以真道、常理,放胆使用。只要良心平安,本着明确圣灵的引导,依照行之有效的措施加以执行。一句话,只要有所交代就可行为(有关此项细节性详述,请参阅拙著《信仰的再思和重整(二)》之"基督徒的产业观"一文,台北天恩2000。页29。)。
本文乃依据上述要诀,本着的光中明示就基督徒金钱在圣工的交付和应用,作进一步的神学性再思和探讨,与众信徒共勉。
中有关神子民的金钱应用本就多有教导。诸如神赐福于人的本意,乃要人享平安、得成全,让人可因此成为他人蒙受神恩赐的平安和福份的必要管道。希伯来文中“福份”(Barakah)一词与平安(Shalom)和施舍善行关系甚密,既可以通用,也常见并用。为这个缘故,箴言说:“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并不加上忧患。”(箴十22)。难怪凡不是由神而得的财富常成为人的枷锁、重担、忧患和咒诅,使人因财富受困圄受奴役,犹如活在苦胆之中终至败坏。这一切在日常的生活一般都是有明证,在此无须赘述。
在信徒金钱与圣工的关系上,我们大致可以从的教导和传统的实践上看到下列四种传统:一是十一的奉献传统;二是圣徒之间捐的传统;三是东方宗教文化中特有且被西方教会遗忘的馈送传统;四是施舍周济贫苦的传统。这四种传统在都有记载,且有比较详尽的陈述,在教会历史中亦多有实例可稽。兹一一略述于下,希望藉此唤起信徒对自己所拥有的金钱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并能在信仰的指导下产生当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便可以在忠心的氛围中,善于以钱财来参与圣工,尊荣真神。

(二) 信徒的十一奉献传统
1. 一般的理解
一般信徒对十一奉献并不生疏,也不敢忽略。虽然有些人强词夺理,认为此项训诲既为律法上的条文,我们这些在基督的恩典里就应该把之废除以超脱律法主义的侵蚀。然而扪心自问,高呼坚持这种见解者,本身在金钱上根本不曾有过十分之一的奉献?反省之余,可见他们自己很难自圆其说。为此,我们鼓励生活在教会里的一般信徒,都会以此条文为理财之首要准则。就我所知,有些浸信会的教会甚至把十一的奉献明文载入章程,以便作为信徒的基本守则和导向。
2. 的真理
十一的实例在中的记载和实施远早于西乃山律法的赐予之时。当亚伯拉罕打胜战回来之时乃将十分之一敬献于撒冷王麦基洗德(创14:20)。雅各逃难之时亦曾在神面前立下十一奉献的誓愿(创廿八19-22)。当以色列人出埃及后来到西乃山下,神藉摩西制定律例法规明文规定颁布公示(利廿七30-32),到了被掳归回时期,神还特别藉玛拉基责备那些回归的选民在十一律例上因为忽略而造成了他们丢失福份的悲情,并高声呼吁他们重新立定心志加以遵行,以此试试神的应许和福份的兑现(玛三:7-8)。玛拉基的这段经文,便成了选民履行十一奉献的经典依据。
3.习俗的分析
十一的实行在中东文化的习俗中本就是一种常识性规例。其起源虽难以追溯,但早已成了自明公理。而且还成为宗教范畴以外,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例行责任即受惠得益的人会自愿地将十分之一拿出,供奉上属或与他人分享。这种理所当然的生活行动规例,真正地建立了具体且实惠的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的平台。甚至成为了大家彼此分享平安和福份的必然缘由。
当人的宗教情操被激发时,这种感恩的行为就很自然地转型为一种正常的敬虔和供奉的表现。我们都知道,以色列出埃及后,为着宗教行为的统一和敬虔生活的规范,摩西在神的指示下将这种习俗律例化了。自此以后,十一的行为就从习俗的操持转而成了敬拜神的神圣行为,同时也成了不可侵犯的神圣律例。无论是新约的信徒还是旧约的选民都一同认定这是蒙福的途径,是神与自己子民恩约的明证。
4. 神学的解析
神学上,无论是从社会伦理还是从民事互动的原则看,尤其是在神权制度的社会生活中,十一的原理都可以说是一种原型性的税收操作行为,是社会调剂财富均匀过程中的一种自然性的机制。在宗教和信仰生活的运作上,十一的行为在教会传统的演变过程中,早已经成为了良知机械性的属灵行为。无以否认的,十一的行为原则是借着人习俗性的善良意识来制衡社会财富应用的均匀。究竟如何实行十一呢?经过考究我们得知所谓的十一并不是在一切开销付出之后的核算提成出来的,而是在获利的同时算计提取的。只有这样才可以称为献上初熟之果,头生牛犊性的佳美行为。
5. 宗教心理的分析
在宗教心理的分析中,我们看到十一的这种行为其实就是一种信仰的宣告和核证。当人献上十分之一时,他以宣信性的心态作了两件事:
一是信徒承认一切的一切都由神而来。人是以神的差役和代管者的身份经管财富。神的供应可以有多有少,甚至有所不足,但肯定都是神按照自己的旨意恩赐赋予的。既然我们都清楚知道供应我们的神是永恒的,是大能全智的,那么,在祂必有丰富预备让我们不至于缺乏。
二是信徒在这种识辨中乃是宣告说:"神是我的主人,神把财富交付我,是要我成为财富的主人,而不是财富的奴仆!"。为此,他无论如何都可以从财富的多少和数量的计算中得着释放而安逸。这样一来,他的生活、工作甚至商务的预算和运作就不能,也不会单在乎于手上财富的多少,乃注目于神的恩赐和赐恩的神。正是出于这样的信仰认定,能够直接把他带到更高尚、更宽广的经济思维平台和层面上——喜欢作神自由的儿女,并以神儿女的身份得心应手地去操作一切。这正是信徒蒙福的基本前提。
6.实际的操作
十一的实际操作虽然理解不一,但其原则却已昭然若启。有人以毛收计算;有人以毛利计数,还有人以纯利核计——扣除赢利过程的一切需用的所剩余额计算。可是,如果我们能根据上文的神学性解析,大致可得到下列结论:
一是十一奉献不是一种宗教或信仰性的税收机制,而是一种信仰生活化以后的必然响应和表现,是在自我乐意心境中对神的甘心行为。
二是奉献者既然是站在神所肯定的儿女身份的宣信性地位,当然对于十一奉献的计数根据和原则绝对不会是在一种斤斤计较的情境中运作。
三是根据所陈明的基本原则而言,十一既然是出自神对人的善意要求和邀请,当然也不会强人所难,即肯定是悦纳人的所有而非取自人所没有的(参看林后八:12)。为这缘故,我们作为神的儿女绝对不能从本属于别人的财物中拿出十分之一作为自己的奉献。明确地说,凡是自己借来的成本,工人的劳资等都不能作为核算十一奉献的底数。也就是说十一的计数不以毛收入为底数。
四是根据经济运作过程的复杂化,我们能很明显的发现毛利、实利和纯利的计算都是人很难以确认和定夺的。人常提问说:公民的税金义务是否应先行扣除才计算十分之一?此项问题的确难以回答。但概而言之,一切财富的操纵和应用的主权既然直接掌控在我们的手中,我们就可以决定应该将那些款项列入作为十一的底数。
五是十一的底数绝对不会是我们需用扣除后的余额部分。如果有人持这样的想法,很明显的他是在想方设法违背了以神为首,尊神为大的原意。
六是十一的操作难题:信徒在十一的实际操作中还有一项常见的难题即作为公司老板或者说家长若已将十分之一奉献了,其它余额的分配所得者是否还要履行十一的责任?例如:太太的零用钱、基督徒企业公司已奉献十分之一后股东个人分红利的款项是否还得十一等等。这些问题应当根据上文第四原则作答:即凡人有全权使用和操纵之资财,根据信仰立场的要求,都当以其手上总额财物, 作为十一之底数。总之,我们所作所为应以自由乐意为原则,行事为人当与所蒙的恩、所信的道和所明之理相称,这才是蒙福的印记,也是祝福的管道。
7) 十一的去处
先知玛拉基明训十一应当"全然送入库内、使我家有粮"。为此,一般教会都认为会友的十一奉献应当全然交付给其所属教会。可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教会事工的拓展需要以及教牧质素和认识的差别。若真的将所有信徒真诚根据自己的盈利之十一全交于所属教会,那么所属教会就会出现“钱多难理”危机,这样不但无助于教会圣工开展,还有可能有碍圣工呢!。
曾有一位长执向笔者透露:其十一的总款项是其所属教会全部经费开销之十多倍。数目诚然惊人,教会对此当有何真理的性的认识和抉择呢?笔者认为玛拉基书所言之"家"应含有更为广泛意义——这“家”乃是指向神的普世教会。基于这样的理解,才造成近日教会以外圣工机构拓展迅速的局面。我们可以从宣道事工和教会辅行机构(parachurch)等运动发展惊人的事实了解到,这些机构发展迅速的最为主要原因乃是一般教会事工呆板滞后,教牧长执缺乏异象,拓展功能萎靡,面对十一之巨额奉献无法善用,终于造成信徒外向奉献的动态现象。
以上事实未必不是好现象。只要教会能对那些教会外的辅行福音机构有所认同,辅行机构同时对教会也寄予配合、尊重,彼此间相辅相成,同心合意推进圣工,此乃教会和各机构最大的祝福也。从归正神学的立场来说,一切圣工事务本就应以教会为中心,也当在教会的带领和指导下向前推进。可是事实告诉我们要形成这样的良好局面并非容易,只能作为理想而难达实现。因为人的钱在哪里,人的心也在那里。为这缘故,我们期望全球的福音圣工的辅行机构绝对不可与教会脱节,与教会对恃,而应存在彼此合作的良好心态,才不致于造成圣工的具体操作和内容彼此冲突,以及圣工策划与推进的脱节现象。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雪松:创造的上帝和救赎的上帝

2017-3-20 18:41:15

神仆文集

查常平:初期道教的现世性与基督教的超越性

2017-3-20 18:41:35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