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别的福音,另一个福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6-9)
“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我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林后11:4)


祈祷:赐恩的主啊!感谢你的大爱,把我们从罪恶中救出来,靠着你的血,得与父神亲近,你用福音生了我们,又赐真理的圣灵住在我们的里头,并且在我们的里头随时帮助、启示、光照我们,使我们不至于灰心、软弱、失败,因为你在经上告诉我们,君王不能因兵多得胜,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我们靠耶和华得胜,靠耶和华得救。主啊,在这末世,别的福音,另一个耶稣,另一个灵,另一个福音,让我靠着那住在我们里头的圣灵,来辨别真伪福音、辨别没有钉痕不流宝血,不是为我罪舍命的耶稣,不是从父神道成的独生子耶稣。不接受另一个灵,不得另一个福音,这别的福音,另一个耶稣,另一个灵,另一个福音,在使徒时代早已出现,在这末世更为猖獗。主啊,求你保守你的儿女,不随从、不领受别的福音、另一个耶稣,另一个灵,另一个福音。阿们!
何为福音,就是神爱世人,差遣独生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舍身流血,拯救罪人,只要相信,就得永生,免去沉沦,这就是福音。耶稣基督的福音,是神的恩典。告诉我们“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罗3:24)。福音宣布了神的恩典,什么是神的恩典,恩典不需要代价、立功。需代价、立功的不是恩典,恩典是白白所得才是恩典。上说:做工的得工价不是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工作的,只信称罪人为义人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罗4:4-6)
因信称义是真理的中心,十字架是救恩的中心。过去我们认为加拉太人去从“别的福音”是遥远的从前,我们在今天,身边是不会有别的“福音”。“别的福音”我们不太注重,直至2002年第8期《天风》第36页上中国基督教会领袖丁光训发表了“淡化因信称义”的文章,才注意到“别的福音”。《天风》上说:“今天我们新中国还要谈因信称义,就成了很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口99%是不信耶稣的。如果没有对耶稣的信仰不能称义,就是人死了之后,就下地狱。现在许多基督徒都不是这样相信,这观点他们接受不了……”(《天风》2002.8.36页)“我们提出神学思想到现在,好象一个比较尖锐的论点就是淡化因信称义这一条。然而,全国广大信徒和教牧人员是欢迎的。”(同页)丁说:“神学思想建设就是要我们基督徒进行反思。因此我们要提出淡化因信称义。各位想,因为信,你在上帝眼里就是义,结果我们只以为有的人信,就把许多教外的优秀的人物打入地狱,而把许多不好的人,因为他们算为义就上天堂,我们不是把是非颠倒了吗?因此我们的许多同工、牧师,经过神学思想探讨以后,再不忍心讲这样的道了。(《天风》2003.9第4页)丁光训要把因信称义变为因优秀称义了。
主耶稣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5) 牧师不传讲信耶稣上天堂得永生,只讲优秀的人上天堂,那牧师还传讲什么福音,应该传讲道德经。上告诉我们:“……是立功之法吗?不是,乃用信主之法。”(罗3:27)“除他之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4:12)丁说:人只要优秀可以称义,可以上天堂,人类就用不着什么信仰了,只要信自己靠自己就可以了,十架流血的代价就成了多余。
上告诉我们“亚伯拉罕凭肉体得了什么呢?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就算为他的义。”(罗4:1-3,创15:6,加3:6,罗5:1-5)“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不知道我们听的话呢?还是听神学家、大主教、大牧师的话呢?属于真正的基督徒,他一定听基督的话和使徒的教训。主耶稣复活升天以后,主的门徒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使2:42)。基督徒啊!千万不要听从叛经离道者花言巧语。
神借着先知多次多方地告诫我们,末世借他的儿子告诫我们,复活升天后又借着使徒告诫我们,我们听的救恩是因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而来的,是单单从神而来。“救恩属乎耶和华。”(诗3:8,37:39;赛45:21-22;耶3:23)“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4:12)“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提后1:9)“好叫我们因他的恩称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 多3:7 原文“可以凭着盼望承受永生”)可是叛经离道者说:“要淡化因信称义,优秀的人同样可以上天堂。”
中国的基督教领袖、神学家在《天风》上说:“我们觉得今天的教会太重视保罗书信,四福音书大家很忽视,觉得四福音都是讲故事,太浅,就不重视,我希望大家一定要重视,基督道成肉身,他是上帝彰显出来的。耶稣基督怎样爱人,告诉我们上帝也怎样爱人,我们提倡读四福音的。”(《天风》2003.9第5页)
这样说来,我们只注重的四福音书,提倡读四福音,其他62卷可以不重视了,可以不读了。他们是真的读了四福音了吗?请听四福音中道成肉身的基督亲口说的话:“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可16:16)“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3:18)“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这些话语难道不是四福音,这不是基督亲口说的吗?这些人是不会注重中的真理的,而注重的是他们自己的话并按自己所需的从里挑几句作为他们的装饰,欺骗许多的人跟着他们去。
他们说:“马丁.路德说‘马槽里不仅有圣婴,也有稻草’,这句话我愿意全中国的人都能听见,不仅听见,而且能够记得,并指导我们去看。自己没有说整本书是上帝的话,我们是马丁.路德的后代,因此我们应该重视马丁.路德这句话。”(《天风》2003.9.第7页)
这是什么话,我们应该重视马丁.路德这一句话,难道马丁.路德说的更多、更要紧的许多因信称义的话就不要重视了吗?而且因信称义是的话,并不是马丁.路德的话,是天上的声音告诉他的,是神的启示,是的真理。马丁.路德在神面前无法达到称义时,天上的声音告诉他“马丁.路德,因信称义”。这些人是马丁.路德的后代,承认马丁.路德的话,却不承认马丁.路德神启示他的“因信称义”的真理,马槽中有稻草是马丁.路德的话,但他并不是说中有稻草,那些神学家画蛇添足地加进他们的学说、理论,这才是真正的稻草,稻草自古就有,正如保罗所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着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的里面,你们在他里面也得了丰盛,他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西2:8-10)
《天风》上说:“我们淡化因信称义,是可以接受的。我们到国外礼拜堂做礼拜,我们发现在英国也好,在美国也好,凡文化水平比较高一点的信徒做礼拜的教会,早就淡化了,用不到神学家指示淡化不淡化的问题。”(《天风》2002.8.第36页)。
水平高的已经淡化因信称义了,水平低的还是因信称义,水平再高一些就不要因信称义了。耶稣的门徒都是一些水平不高的,是无学问的小民(使4:13)。水平高的、优秀的、有道德修养的,可以称义吗?上告诉我们:“我们都象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象污秽的衣服……”(赛64:6)保罗是最优秀的人了,他说:“我第八天受割礼我是以色列族,便亚悯支派的人,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腓3:5-6) 如此优秀高水平的青年,那他就用不着因信称义,因他一个水平高,是迦玛列的学生,优秀到无可指摘,但他说,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当作有损的……并且得以在他里面,不是自己因律法(行为)而得的义,乃是信基督的义,就是因信神而来的义(腓3:5-9)。保罗的水平比那些神学家水平低?我们的水平更低,我们的信仰是因信称义,阿们!
《天风》上说:“我们知道在教会里,关于有许多的错误看法,例如有人把与上帝的话混为一谈,拿广大信徒与基督教来说,你一讲上帝的话,他立刻想到是指,你一讲二字,他立刻想到是指上帝的话,我今天想用不长的时间,来谈谈这两样混为一谈是错误的……把与上帝的话混为一谈,这是对的误解,海外传教士到中国传教之初,把这个错误带到了中国信徒的头脑里,使他们在这个问题上陷入很深……”(《天风》2003.9.第5页)是上帝的话是错误的,是海外传教士带来的错误,那么海外传教士把基督传给中国也是错误的,不应把基督传给中国人?把福音传给中国人?
不是神的话,上有错的东西,这样说话的是谁呢?不是蛇引诱夏娃的同一个声音吗?我们基督徒清楚地知道,本身告诉我们: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又说:“第一要紧的是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0-21)“耶和华的言语是炼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诗12:6,18:30,19:9,119:140;撒下22:31)主耶稣在世上与魔鬼、法利赛人、文士、撒都该人的试探、辩论时,常用经上的话击败他们。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在路上有两位从耶路撒冷回来谈论所遇见的一切事时,主耶稣与他们同行,指出他们的错误:“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路24:25-27)耶稣接着对他们说:“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说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路24:44—45)道成肉身的基督,从未指出的话有错,主耶稣是肯定了的权威,而且是为耶稣作见证的。今天竟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说有错的地方,的水平不够高,那么我们的真理从哪里去找呢?难道需要今天的所谓水平高的人来纠正它的错误吗?神所默示的难道可以用世上的小学的水平来衡量来评判吗?这是神学还是鬼学、诡学呢?
《天风》例举的错处说:“我们初中文化以上的人都会知道,正圆的圆周率是固定的,是3.1415926……,数学用希腊字母Л来表示。我们在旧约里看到,至少有两处地方不承认3.14159……旧约年代太古老,里面有不符合定律的内容,旧约记载所罗门造圣殿,圣殿里要有铜盆,铜盆是正圆的,上说圆的周长与圆的直径的比率是3.1的正圆,这是不可能的。”(《天风》2003,9.第5页)
若用科学的定律那就不是,难道要用科学来鉴别?神创造天地不符合科学,耶稣是童女马利亚所生不符合科学的定律,复活、升天、再来,罪得赦免,病得医治,的神迹奇事,样样都不符合科学的定律,约书亚叫日月停止,以色列过红海如干地,约旦河水倒流,以利沙使铁浮水而起,主耶稣五饼二鱼使五千人吃饱,瘸腿行走,死人复活都不符合科学。这些人不是神学家,是唯物主义,是无神论者,他们不是神学家,不是牧师,因为他们不信,不信神,不信耶稣的,是信科学的。基督徒相信神,相信耶稣,就相信,有错的地方,那么真理到哪里去找呢?那么许多历世历代的圣徒都信错了?多么可怕、危险,基督徒啊,千万小心啊,请听神的声音,的话:“……这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以外的神就是假神,就是假福音。
《天风》上又接着说:“我们不妨看几处经文,这些像不像上帝的话。申命记3:7记载以色列民出埃及进入迦南地,要怎样对待那里的原居民,就是住那里的非以色列的老百姓。这段经文告诉我们,他们到一个少数民族的地方,要把那里的男女老幼,凡活着的人统统杀死……我们念这段经文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想一想,这是不是上帝的话……申命记7:1-2这段经文所讲的上帝,道德水平并不高,很残暴,我们说每一句话都是上帝的话,能够站得住脚吗?(《天风》2003.9.第5-6页)
我们基督徒相信是神的话。神叫以色列百姓做如此没有道德的事,与希特勒、法西斯、日本侵略者相提并论,那么洪水呢?所多玛、蛾摩拉呢?如此说来,应该改版了,把那些“神学家”认为不道德的、水平不高的、不符合科学的应统统删去,把他们认为道德水平高的又符合科学的“新的”重新出版,把他们的“自己神”的话加上去。按他们的神学理论,耶稣的道德水平也不如他们高,也很残暴,耶稣咒诅法利赛人有祸了,说他们是蛇类,毒蛇之种……(太23)把五个愚拙童女关在门外黑暗里,把一千两无用的丢在外面的黑暗里(太25)。主又说:“至于我那些仇敌不要我做他们的王,把他们拉来,在我面前杀了吧。”(路17:27)在他们看来,耶稣也很残暴,他们以他们的标准来衡量,不以来衡量人。
这些人把中神的话说成不是神的话,他们与伊甸园中的蛇所说的有什么不同呢?蛇说:……神岂是真说……你们不一定死……(创3:1-5)把因信称义的真理加以淡化,实际上他们否定了因信称义的真理,因为他们说:“因着父母或儿女的不信,他们就下地狱,他们的良心就过意不去,他们再也不愿讲这样的道了。(《天风》2003.9.第4页)但是有人也一定会找上的话反对因信称义,他们会这样说:“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雅2:17)没有错,没有信心的行为是死的,不过雅各给我们列出了两个行为的榜样:一、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把儿子献上就是行为,但我们应该知道,他的行为从哪里来的呢?就是从信神的话而来的行为,一个没有信的人哪有什么行为可言,哪有将儿子献给神为祭,亚伯拉罕的行为正因为信心的结果,我们不信偶像能祭偶像吗?二、喇哈的行为也是信的结果,她首先是信。她说:“……耶和华你们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书3:11)因喇哈信耶和华是上天下地的神,她才有行为来接待使者。若喇哈不信神能接待吗?基督徒能接待一个和尚在家中拜偶像吗?按这些神学家的逻辑、理论,喇哈倒是一个投敌叛国的人,行为上是妓女,道德败坏,却说她是信心的伟人(希11:31)。在耶利哥人看来是一个坏人,在神看来是一个有行为的义人(雅2:25)。这些神学家把信仰与政治挂起钩来,把多少人的信仰搞糊涂了。告诉我们:“义人必因信得生。”(哈2:4,罗1:17)不是义人得生,乃是义人必因信得生,义人的得生必须因着信,义人若是因着义不因信也必灭亡。耶稣说:“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太13:49-50)不信就是恶心(希3:12)。
这些人口口声声地说:上帝就是爱,全部只是“上帝就是爱”五个字。多么动听美丽的词句,那么因信不能称义何谈上帝就是爱呢?因信得称义就是上帝的爱,基督十字架的代赎还要加上我们的立功行为,那不是福音,福音的恩典用不着代价来兑换,至于行为,基督徒必须有好的行为。耶稣说:“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天上的父。”(太5:16)行为是证明人的信,一个真正信神的人,他一定是有好行为的见证,除非是假信、口信。法利赛式的人绝不会有好行为的。基督的好行为不以世界的标准来衡量的,是用真理的准则来衡量的。我们要问,一个强盗或是一个贼来求医生医病,医生是不是要他先做好人后才能来就医,医生是不问你是不是好人出生,他只问你的病因,医治你的疾病,医生不凭你的政治,人品,他只给你看病。在冬天一人掉进河里,不是先给美衣穿保暖,而是先把他救上来。我们只叫人做好人而不叫人信耶稣基督才能得救上天堂,那不是得救的福音,那是灭亡的祸音。耶稣说:“所以我对你们说:你们都要死在罪中,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什么是罪,不信就是罪,就是恶,而且是死,是灭亡,我们不能传也不能信只作一个好人的“福音”。神爱世人,神救罪人。“基督耶稣降世,为了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1:15;太1:21,9:13)
这些人否定因信称义,将上许多的话说成不是神的话,不要讲天堂地狱,不要讲信与不信,这些人是假先知,他们是不信派,他们自己承认是信科学的,他们不信复活的基督。早在20年前神学志上发表文章,他们所信的只是精神复活(参1985.6.神学志复第二期第40页)。他们所信的所佩服的只是像闻一多那样的人,他们所信的不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他们所信的实际就是他们自己。
这些人强调人的行为,不要强调人的信与不信。他们说像雷锋这样优秀的人,好人因为不信上帝要下地狱是上帝的错误,我们信徒没有是非(《天风》2002.8.36页)。到底是神的错误呢?还是那些所谓“神学家”的错误呢?是谁没有是非呢?是信的人没有是非还是叛经离道的人没有是非呢?
这些人强调人的行为而否定神的恩典,告诉我们:“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罗11:6)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那本来不追求义的外邦人,反得了义,就是因信而得的义。但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义,反得不着律法的义,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他们不凭着信心求,只凭着行为求,他们正跌倒在那绊脚石上……(罗9:30-33)
他们说:“保罗在罗马书、加拉太书中很多次讲到因信称义……保罗为了是反对律法对人的束缚,所以他说人称义不是靠律法,是靠信,因此因信称义在保罗的教导中起到一定的解释作用的,就是把我们从犹太教的律法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天风》2002.8.第36页)
因信称义是保罗的教导吗?叛经离道者们,你们听着神说:“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创15:6)因信称义不是保罗的教导,乃是保罗将神的话教导我们,那些狡诈的人把保罗将神的话教导我们说成是保罗的教导,把因信称义的真理说成是人的教导,加以淡化,以达到推翻权威。
他们把保罗将神的话教导我们说是从律法束缚中“解放”出来,原来他们是德日进神学、解放神学、过程神学(神学志复刊第3期15页1985.12刊),它是一个入世的神学,因他们自己所承认的,他们并不荫讳(神学志复3期16页),是20世纪60年代的产物(神学志复3期17页)。解放神学有点像毛泽东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德日进神学有点像《毛泽东的诗词》(神学志复3期19页)。
解放神学是把宗教信徒引向现实……引向斗争……(神学志复3期19页)德日进神学是爱基督还不够,他还要爱“玉佛”,要把“玉佛”的美吸收进基督教,他们认为基督的美还不够,还要让其他人造的偶像加入基督教(神学志复3期23页),解放神学提倡基督教搞阶级斗争(神学志复3期18页),什么妇女解放,上帝怎么不可称母,女牧师,女长老,其实这些都是德日进神学、解放神学、过程神学的产物。我们看了这些神学家高谈阔论,他们的学说多么像政治家,或者是“宗教政治家”。他们提倡暴力推翻政治迫害(神学志复3期16页),我们对这些神学知道的是极微的,但看到这些已经足够了,这些神学家是离经叛道的,与主耶稣的教训完全背道而驰,所以他们否定要道,加上他们的理论学说,达到欺骗信徒的目的。他们这么做还不如“巴兰”,“巴兰”不敢明目张胆公开向神挑战,他们比“巴兰”更危险,危害性更大,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中国的神学家搞神学思想建设,他们到底想把中国的教会引向何处?
什么叫做“另一个福音”?是教导人信没有十字架舍命流血为我们赎罪的基督。所以他们教导人不要强调信与不信,只要人优秀,要淡化因信称义,“玉佛”的美加进教会,甚至把易传即易经和相提并论,用易经解释三位一体的神,把人的话当真理教导人。他们说:“宋代一位新儒家陆象山说得好: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千百世之上,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千百之下……”(神学志十期24页)
他们把神的独生儿子耶稣基督与中国古代的圣人相提并论,说成同心同理,此言不是出自谁的口,而是堂堂的神学教授谢扶雅,他是基督的信徒吗?不如说他是儒家子弟,耶稣基督怎与东海南海“如来观音”同心同理呢?告诉我们,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5-18)
另一个福音,我们知道它也是传异教的意思。保罗告诉他在属灵上的真儿子提摩太说:“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如嘱咐那几个不可传异教,也不可听从荒谬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云的章程。”(提前1:3-4)荒谬无凭的话语,就是没有根据,以人的智慧猜测、探讨、推理,谬讲神的话;无穷的家谱,在犹太人的宗教观里,若他们的家族里没有你的名字,就是算不洁之人,不能作祭司。今日你若神学没有毕业就不能作牧师、教师、传道人,论资排辈,成了一种制度,叛逆神的心意。神叫以色列人要他们成为祭司的国度(出19:6,彼前2:5、9,启1:6,5:10,20:6),而不是祭司的制度。
另一个福音,用人的哲学、物质、科学,称他们为“人的理学,虚空的妄言,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西2:8)。注重特别的日子(西2:16),教导人有关物质的追求(林后2:17),在末世什么样的人都会出来,他们因利益的驱动,他们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讲解,甚至到了一定的时候有人会把讲解得面目全非,基督徒若没有基督的灵在他里头,那是无法辩论真假福音的。
我们是在21世纪初听见、看见“是神的话”在教会里有人讲是一个错误,公开发表文章不完全是神的话才是正确的,这就是所谓的神学家,他们搞神学思想建设说穿了就是要把是神的话建设掉,因信称义建设掉,他们要自己成为今天的基督,不要讲信与不信,不要传相信耶稣上天堂、不相信的下地狱,那么我们传讲一个什么样的福音呢?我们传讲的真理还是传那些神学家的学说呢?告诉我们,当洪水泛滥的时候,凡听挪亚所传的道,信挪亚的话进入方舟的,都保全了生命,不管是飞的、爬的、凶猛的、善良的,美观的、凶恶的,高大的、微小的,只要他们肯进入方舟就得保全生命,惟有那些不信的,不肯进入方舟的,不论他们在世上如何优秀或智慧或是卑贱凶恶,统统被洪水淹没,因为他们自取灭亡,最为可悲的是那些为挪亚造方舟的人,记载他们没有进入方舟,他们被保罗说中了“……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9:27)。
今日,主耶稣亲口告诉我们:“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约3:36)今日由于他们自己的不信,教导人不信也能得永生、上天堂,只告诉我们信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得不着永生。
在我近60年的生涯中,没有听见一个传道人敢说基督徒可以吃血的,从未有人如此教导。在“文革”时,临山有一基督徒证明他已不再是基督徒,就吃血给不信的人看,证明他自己已不再是一个信基督的信徒了。不信耶稣的人也知道信耶稣的人是不吃血的,万圣有一人去年入伍,当兵两年有余,部队战友才知道他是一个基督徒,因他在两年多的时间,战友发现他就餐时不吃带血的物,而认定他是基督徒。
奇怪的是金陵神学院2004年第五期教材第一篇讲章,探讨中的饮食观时,教导基督徒可以吃血,并以许多旧约生搬硬套作依据,把耶路撒冷大会的决议说成外邦信徒与犹太人的让步,是人的观点,是那时代的背景,不是放诸四海皆准,引证使徒行传15:10-11、20的经文加以分拆,证明可以吃血,他们把的权威贬低到人的遗传,俗手吃饭是法利赛人的遗传,当然不用遵守,但是吃血是圣灵和使徒的定意,他们故意不把使徒行传15:28-29节的经文列入讲章之内。这段是怎么说的呢?“因为圣灵和我们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这几件你们若能自己禁戒就好了。愿你们平安。”使徒也不敢擅自作主,经过祷告由圣灵给他们作主,使徒时代的百姓是祷告的百姓,在吃血的问题上是不能带人的丝毫的观点的,所以是这样记载的“圣灵和我们定意……惟有几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不可少的,他们却认为可少的,他们背叛,抗拒圣灵,圣灵和使徒的定意,不可少的说成是那时的背景,对他们来说:这段经文已经不适合今天的基督徒了,他们的话已经超越了的话,但他们绝不敢说是圣灵和他们如此说话,而是他用人的知识,是似而非的教导,恐怕是神学思想建设的结果吧。基督徒啊,千万不要上那些引诱人、诱惑人的当。我们决不能重蹈亚当夏娃的覆辙。
“丁主教是一位神学家,思想家,为我们画下了中国教会的美好蓝图。”(《天风》2004年10月第二页)这是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曹圣洁在丁光训90寿辰的祝寿词,中国的教会是由人、丁光训设计画下了蓝图。我们知道,在旧约里,神叫摩西在山上,是神一一指示他建造会幕的,连小小盘子、调羹、纽扣、金钩、橛子……件件都是神指示摩西的(出25:31,来8:5)。在所罗门建殿的时候,都是耶和华用手画出来的样式(代上28:11—19)。没有说是摩西为以色列人画下会幕的样式。大卫所罗门都没有说为以色列人的圣殿设计样式,都是神自己设计、建造的。今天道成肉身的基督亲自把教会的样式画给我们,并且亲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太16:18)人可以建造教会吗?人可以建造大教堂,不可以建造神的教会。教会由神自己来建造。主耶稣要拆毁人的一切建造,主耶稣说:“……我要在三日内再建造起来。”
《天风》上说:“丁主教是一位神学家,思想家,《丁光训文集》记录他的思想成果,主教的思考具有前瞻性,主教为我们画下了中国教会美好的蓝图。一个新型的中国基督教,一个讲理智的,一个分清是非的中国基督教,介绍一位很美、很同情人类的上帝的基督教,一个意气风发的基督教,将在东方地平线上升。”(2004.10.3)
说白了,丁光训画下蓝图的基督教才是最有理智、最有是非、最完美的基督教,是丁光训介绍给我们一位同情人类爱的上帝。丁光训的神学思想已经超越,因为他说有不道德的地方,不合科学的地方,信与不信是当时保罗时代的律法解放,只有他介绍的“神”才是真正的神,从前我们所信的神是西方传教士的错误,今天信他的话,做一个优秀的好人就能上天堂,他们用自己的话来代替,代替神的话,他们互相吹捧,互相得荣耀,迎合世界的要求,所谓新型的基督教神学。
中国的教会是丁光训思考出来的,不是神的启示。保罗只说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2、16,弗3:3,林后12:1),一个没有十字架上基督流血舍命救赎的教会,一个没有耶稣基督启示的“中国新型的基督教”,是丁光训思考构想的蓝图,是淡化因信称义的,优秀的好人不信耶稣基督也可上天堂的“福音”,这就是中所说的“另传一个福音,别的福音”。
告诉我们:“你们要守我的律例,不可叫你的牲畜与异类配合,不可用两样搀杂的种子种你的地,也不可用两样搀杂的布料作衣服,穿在身上。”
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约14:6)有人说“三自就是道路”(《天风》2004年10月第42页)。教堂教会要举办升国旗,唱爱国歌曲等活动,庵堂寺院我想都不敢如此妄为吧。升国旗就能代表爱国吗?唱爱国的歌曲就能代表爱国吗?多少卖国的叛国贼总是打出爱国的谎言而欺骗别人。基督徒爱国为国人付上代价,让国人都归向基督,都得到这福音的好处,这才是真爱国,许多人的爱国是他们的口号,实际上是看风使舵的投机分子,是没有真理立场的约押、示每式的人物,他们把的真理运用在政治上。有一传道人在“三.八”妇女节,大讲以斯帖如何爱国,基督徒如何爱国,却不讲路得如何叛国,跟婆婆从摩押地到伯利恒,其实这些都是属灵的事,无需与政治挂钩。基督徒不反对政治,但信仰也不能政治化、社会化,信仰乃是基督化。
信耶稣上天堂,得永生,因信称义,是神的话,《天风》把全部最基本的真理说成是错的,是西方传道士带给中国的错误。究竟是谁的错误?是西方传教士的错误呢?还是那些神学家?注重真理是错误呢?还是注重西方人的解放神学、德日进神学、过程神学是错误呢?不全是神的话,是西方哪些新神学的学说?因信称义、信与不信、信耶稣上天堂,是神的话,这是真理,不是西方传教士的错误。否定这一切的真理,才是西方新神学的错误。从前我们也有所不知,以为这些神学家、主教等等所讲的只是道听途说,不过是听旁人传说而已。如今《神学志》、《天风》上公开发表如此叛经离道的言说,可惜不少信徒还是醉生梦死地过着无所事事的光阴,正如耶利米指出以色列人叛道无知“国中有可惊骇、可憎恶的事,就是先知说假预言,祭司藉他们把持权柄,我的百姓也喜欢这些事,到了结局你们怎样行呢?”(耶5:30-31)。“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诗12:12)
耶利米先知在被掳的百姓中告诫以色列民,但以色列人不听,今日信徒被新神学和世界掳去,同样重复以色列人的道路。我们没有受过现代神学的教导,也不知西方传教士的错误,我们却信是神的话,因信就得称义,信的人有永生,只知耶稣为我罪人钉死十字架,罪人相信接受耶稣基督,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就必得救、称义,并且信耶稣从死里复活升天,将来再接我们到荣耀里。阿们!“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10:13,珥2:32)
新神学给我们介绍的是没有基督的基督教,不是给我们介绍的那一位神。他们介绍的是他们思考出来的神,不是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摩西、使徒等显现的神,而是他们思考的成果,是他们为中国教会画下的美好蓝图。他们介绍一位很美、很同情人类的爱的上帝的基督教,一个讲理智的、一个分清是非并有敏锐感的中国基督教,一个意气风发的新型基督教。(《天风》2004.10.3页)
好一个新型基督教,“新型的基督”是不用人相信接受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十架舍命、流血、代赎、复活、升天、再来的基督,他们介绍的是“另一个基督”,“另一个福音”(林后11:4),他们是匠人的工作(何13:2),神的仆人使徒保罗评判:“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使徒的模样,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旦也装作光明的天使,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使者,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照他们所行的。”(林后11:13-15)
他们是近代的“法利赛人”,他们认为其中有神的话,但不全是神的话,他们也是近代的撒都该人,因为他们不信复活,他们只信精神复活。
好一个新型基督教,这个新型的基督教是他们构画出来的“新型中国基督教”。他们介绍的是一位很美很同情人类的爱的上帝的基督,而不是为人类舍命流血钉十字架代赎的基督。是只要学习雷锋就上天堂得永生的基督。他们介绍的是批评中的上帝是不理智的,是没有是非感的,是不道德的上帝。他们介绍的只是他们思考出来的,他们构画出来的“上帝”;他们介绍的原是“他们手中的工作”。
他们介绍的不是中的上帝,中的上帝是因信称义的上帝。而他们是否定因信称义的上帝。他们所介绍的是只要有理智的上帝(西2:8,创3:1-7)。他们所介绍的是要符合科学的上帝,他们是信科学而不信上帝的。实际他们是无神论者,是叛经离道者,基督在世的时候说:“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他们说:不是因信称义,是学习雷锋称义,他们不信复活的基督,是信“闻一多”那种复活。“神学志复刊第二期40页”他们所介绍的是一个新型的上帝而不是永恒的上帝,他们介绍的是用他们的头脑思考构画的上帝不是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他们所介绍的是都不是上帝的话的上帝,他们介绍的是以外的上帝,说到底,他们介绍的是没有基督的基督教,是以外的上帝。他们否定基督的话,基督称上帝为父(路11:1-2;太26:39;赛64:8;约15:1,16:23;加4:6;彼前1:17)。他们教导人上帝不但是男性也是女性。他们承认世上的口号,他们是女权运动的影响者(神学志复刊二期41-42页),叫人分不清上帝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上帝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他是神性,若是男性或女性的上帝,他就不是神,最多就是一个假神,神若是按丁光训先生所说“上帝不是男性”,那么他是以上帝为女性的,那么“东方闪电”女基督是符合丁光训的神学思想的,其实他比“东方闪电”更圆滑,叫人模棱两可。
我们所信的神,他是神,不是男性,更不是女性,我们不要去听从或辩论这些问题,耶稣指出这样的辩论是“不明白,不晓得神的大能,是大错”(可12:24-27)。天上的使者不娶不嫁,因为他们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上帝是个灵,他是灵,根本不是什么“男性女性”。“东方闪电”的女基督也有她的根据,叫人去信他们的“神”――“女基督”,中国的“新型基督教”叫我们去信他们思考构画的神。我们所信的主,耶稣的亲口教导,是父、子、灵三位一体的真神(太28:19)。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未经本网站授权,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神仆文集

林肯总统的感恩宣言

2017-3-19 10:13:03

神仆文集

一个美丽的邪恶——神学笔记 (1)

2017-3-20 18:37:09

免责声明 我们旨在分享优质文章、原创作品,与您共同学习成长,文章若有侵权欢迎原作者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署名或删除,本站将及时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